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社会评论列表 >
  贺雪峰 不能推广的示范点有建设的必要吗?  
  作者:贺雪峰    发布时间:2013-01-21   信息来源:社会学视野网  
 

不能推广的示范点有建设的必要吗?

贺雪峰

文章来源于:《中国老区建设》2012年第12期。

 

办新农村建设示范点,来自政府政绩面子形象工程的需要。每个地方都要打造几个可供上级、外人和媒体参观的典型,上级来检查,可以带到点上去参观。社会主义新农村,居住生活环境比城市还好。上级来的参观者和地方政府面子上都好看,皆大欢喜。

示范点办在哪里?一是办在交通便利之处,这样就有显示度。二是办在领导联系点,这样,各部门转移来的资源,领导知道,领导对部门就有好感。领导联系村在很短的时间,因为大量政府资源投入,居住生活环境大幅度改善,联系点的农民很高兴,领导来了就有村民笑脸相迎,领导也高兴。省、市、县委书记这样的领导,现在大都非常忙,很少有时间来联系村联系点,但只要领导确定了联系点,每年总要来看一二次,听一二次汇报。若领导联系点都在联系的几年没有改变,这是否说明领导能力不行?一个村都改变不了,何以改变一个县、一个市、一个省呢?因此,几无例外,省、市、县主要领导的联系村,都会在联系的几年中获得政府大规模资金投入,村庄很快就变成了社会主义新农村示范点。

领导人联系村的制度,是一项极具中国特色的制度。过去叫做蹲点,省、市、县主要领导每年必须到下面蹲点多长时间,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蹲点的同吃同住同劳动,首先是了解劳动人民的辛苦,其次是解剖麻雀。人民公社时期,计划经济,经济结构简单,社会细胞具有很大的相似性,一个麻雀解剖好了,其他麻雀的情况也就了解了,大的决策就可以比较靠谱。在人民公社时期,蹲点是硬任务。即使省委书记,无论多么忙,一年也要拿出一个月左右时间到农村,到工厂蹲点搞调研。

蹲点是解剖麻雀,总结经验,这种总结,是从一般情况来进行的总结,是研究农村和城市工作中的一般问题,这样总结出来的办法就可以复制到其他村庄或工厂,农业可以学大寨,工业可以学大庆,学的都是机制,机制是没有外部性的,因此是可以复制的。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上世纪90 年代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来,中国经济社会的复杂性极大地增加,仅仅凭借在一两个地方的蹲点,并不能获得可以复制推广到其他地方的经验,难以总结出一般性的规律。

因此,领导人必须多点多面地调查思考然后决策,但结果是每个地点的调查都可能成为走马观花,过去的蹲点为此变成每去看一次的联系点,一年去看一次,前呼后拥大批官员陪同,无论如何是解剖不了麻雀了。

这样一来,一般性的经验既难以总结又无时间总结,就只好变成上级出钱建工程的慈善事业。在政府投资下面,新农村建设示范点的硬件有了大改善,机制却没有建立起来。联系点和示范点与省市县主要领导的决策完全没有关系。联系点因此只剩下形式。

只剩下形式的联系点为什么还要有?

因为过去有群众路线的传统,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不仅对了解农村基本情况形成正确决策有作用,而且具有政治正确性。此外,当前的领导干部往往是从校门到校门,从机关到机关工作的,很少与生产实践第一线打交道,也缺乏对农村实际生活的体验,通过联系点,可能增加他们对中国国情的认识,从而可以提高决策的正确性。

问题只在于,省、市、县的领导,到底是要真正通过农村联系点了解国情,从而有助于形成可以覆盖全部的正确决策,还是将联系点搞成不可复制的新农村建设示范点。

若领导人热衷于后者,将来事情就会有些麻烦。若领导人能够正确利用联系点来了解国情,中国人民就可能从中受惠。

 
  责任编辑:jlbiao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社会评论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