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社会评论列表 >
  李强 胡宝荣 关于网络思想不成熟性的分析  
  作者:李强 胡宝荣    发布时间:2013-11-12   信息来源:社会学视野网  
 

关于网络思想不成熟性的分析

李强  胡宝荣

 

来源:北京日报-2013年11月4日

     互联网作为一种新媒介,自 20世纪60 年代诞生伊始,便以自身独有的功能和优势,不断带给世人以惊喜,并迅速在全世界普及。如今,互联网给世界带来的变化,已远远超出了人们的判断和预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互联网正改变着世界,也改变着中国。

    尤其是近年来,微博的快速兴起,智能手机的普及,更让互联网作为自媒体的功能发挥到了极致,让自媒体朝着一个更加开放、更加自由的方向发展。微博等自媒体的兴起,让原本“沉默的大多数”找到了自己的话语舞台,让公众的话语权得到极大释放,从传统媒介中抢走了部分话语权。也正因为如此,传统话语权的格局开始渐渐发生变革。当前的网络思想存在一定的不成熟性和非理性化倾向

    互联网公共性的不成熟性和非理性化集中表现在网络思想中。网络思想的不成熟性和非理性化,大体上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泡沫化。泡沫化,可以说是当前网络思想面临的最为严峻的问题,也是当下网络思想“繁而未荣”的关键所在。网络思想泡沫化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数量的急剧膨胀。每个网民都是网络思想的提供者,也是网络思想的传播者,这导致网络思想数量急剧增加。现在的问题已不再是过去的思想匮乏而是过剩。这又带来了另外一个烦恼,即如何从纷繁复杂的网络思想中选择真正有价值的思想。另一方面,网络思想的质量在持续下降。由于网民身份的匿名性、思想表达的随意性,网络思想的质量或价值开始明显下降,大量毫无任何价值的言论充斥网络,既有一些哗众取宠、人云亦云的只言片语,也有一些侮辱谩骂、恶意攻击的低俗言论。

思想的价值贵在创新,贵在积极向上,贵在能够指导实践。如果网络思想仅仅是一些简单的重复或情绪的宣泄,既不经过理性提升,又不解决实际问题,那么这种思想是毫无价值的,只是一种“思想的泡沫”。

    第二,民粹化。互联网的发展让网络民粹主义随之盛行。网络民粹主义是一种以网络为载体的新型民粹主义。“与传统民粹主义不同的是,网络民粹主义具有明显的非核心性——信息的开放式传播使得每个传播者既可能是‘人民’,也可能是‘领导者’。”正因为如此,网络民粹主义并没有形成自己完整而又系统的思想体系,有的只是一些特定的、分散的口号和诉求,常常表现为破而无立。

网络民粹主义抢占话语权的一个主要策略,就是在舆论中利用话语标签或口号,将人民与官员、富豪简单地对立起来,以图“将事情闹大”。在民粹主义那里,人民与官员、富豪都是一些抽象的概念,人民是善良、正义的代表,而官员和富豪则是邪恶、不公的代表。于是,仇官和仇富也就成了网络民粹主义的核心口号,以赢得道德上的制高点。所以,在众多网络事件中,“贪官”、“富豪”、“官二代”、“富二代”等成了网络舆论中最常见的字眼。

第三,情绪化。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当前网络思想正被一种负性情绪所笼罩。互联网已逐渐成为部分网民宣泄不满情绪的场所。这其中虽然有众多社会现实的原因,但也与网民自身心智的不够成熟有关。

  《第30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青少年和中青年在我国仍然是网民的主力军。截至2012 6 月,我国 40 岁以下网民占总网民的 82.3% ,其中10-19 岁为25.4% 20-29岁为30.2% 30-39 岁为 25.5% 。青少年正处在“心理断乳期”,心理还不成熟,往往具有一定的叛逆心理,而且经常容易激动和盲从。他们倡导个性,追求自我,敢于挑战权威,敢于批判现实, 但其中不乏一些极端化、偏激化的思想言论,最为典型的表现就是“愤青”。实际上,互联网中的很多负面情绪都是由少数愤青式网民挑起的,然后接踵而至的网络“哄客”开始口诛笔伐,引来众多网络“看客”的围观,从而变成互联网上“众人的狂欢”。他们肆意宣泄情绪,矛头直指权威,试图解构权威,并且容不下不同的声音。如果有人发表相反的意见,可能立即招来众多网民的围攻,结果不是被“板砖”拍死,就是被“口水”淹没;相反,若有相同观点出现,则很容易达成共识,从而抬高基调。由此形成的网络思想,不免带有一定的非理性、情绪化甚至暴力化色彩。

    第四,碎片化。微博的兴起已对先前的论坛 /BBS 的网络思想霸主地位构成挑战。特别是当微博与智能手机结合在一起以后,微博的优势则更加明显。它使网民很大程度上摆脱了工具的限制,可以随时随地记录生活、表达思想、分享快乐、珍藏记忆,从而构建一个范围广、人数多、沟通便捷的话语平台。于是,原先论坛/BBS 和博客当中的一些“意见领袖”开始大量流失,纷纷转战微博,使得包括天涯社区在内的一些资深论坛的帖文水平下降。微博开始逐渐取代论坛/BBS,成为网络事件的重要发源地和网络思想的集散地。

    可是,由于微博信息在篇幅上比博文或论坛帖文要小很多,文本限定在 140 个字符内,所以在思想的广度和深度上会欠缺很多。微博往往表达的主要是一些思想碎片,或者说是一些碎片化的思想。

综上所述,我们有理由认为,当前我国正面临着网络思想危机,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整个网络生态,甚至社会生态。这与公共性的不成熟性和非理性化表达有着直接关系。但是,我们也必须认识到,它的出现也有一定的社会根源。

 

    社会转型中遇到的各种新的深层次问题是网络思想的催化剂

    思想源于现实。网络思想中的一些新动态和新变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社会现实中出现了一些新形势和新情况。当前,我国正处在社会转型的特殊时期,社会转型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变化无疑是根本性的变革。社会转型中遇到的各种新的深层次问题势必都会在网络思想中得以体现和发酵,如社会公平、公众参与、权力腐败等无不是网络事件的引爆点,也是网络思想的催化剂。

    首先,社会公平迎来大考,社会建设任重道远。改革开放30 多年来,我国的各项事业都取得了显著成就。可是,相比经济建设而言,我国的社会建设相对落后,出现了“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尴尬局面。有社会学家甚至认为,目前我国的社会结构至少落后于经济结构15 年。经济建设和社会建设是一个国家最基本、最重要的两个方面,两者互为基础、相互支撑。经济建设不能孤军奋进,社会建设可稍后于经济建设,但应有一个合理的限度。

    社会不公,贫富差距过大,势必会引发社会底层民众的强烈不满,出现心理失衡和不满情绪。这种不满情绪和心理失衡延伸到网络,就表现为各种非理性的谩骂诋毁、情绪宣泄和网络暴力。互联网中的这些不和谐的声音,是社会转型过程中必然要遇到的。要想消除这种声音,只能通过促进社会公平来实现。

    其次,利益表达机制欠缺,负面情绪积压。目前,我国现有的利益表达机制仍然存在一定缺陷,尚未建立有效的自下而上的社会利益表达机制,导致公众的利益诉求得不到有效表达,不满情绪得不到有效释放,互联网正好就是这样一个出口。

    然而,底层网民由于在互联网上没有庞大的粉丝群和很高的关注度,所以在表达利益诉求时一个经常性的策略,就是抢占道德制高点,将自己置于弱者的角色,以期博得同情,引发网民关注。道德化的抗争、情绪化的宣泄,成了底层网民诉求利益的基本途径。因此,互联网中经常充斥着各种对于权威的质疑声音,对于现实的批判情绪,使网络思想带有明显的情绪化色彩和非理性因素。

    再次,权力腐败问题严重,公众渴望政治参与。在一些地方,由于公权力长期得不到有效的约束,腐败现象愈演愈烈,不仅对政府公信力造成严重影响,也对社会的和谐稳定构成极大威胁。政府信任严重流失,甚至出现政府辟谣、越辟越谣的现象。这一问题需要我们高度重视。

网民对腐败问题关注度很高,在一些地方很多网络事件之所以热,是因为里面都含有“官员”、“权力”、“腐败”等因素。与此同时,民众反腐情绪也日益高涨。公众渴望政治参与,进行舆论监督,但却憾于缺乏渠道。互联网的发展无疑让网络反腐成为一种新的现象。

(作者为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讲师)

 
  责任编辑:hbr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社会评论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