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社会评论列表 >
  李强 三分之二农业户籍人口不愿转为非农户口  
  作者:李强    发布时间:2014-04-27   信息来源:社会学视野网  
 

2/3农业户籍人口不愿转为非农户口

 

李强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4.04.17

 

411,由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新加坡管理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清华大学城镇化与城乡统筹协同创新中心共同举办城镇化与城市治理国际论坛在清华大学开幕。论坛上,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李强教授作了题目为《城镇化与城乡统筹》的报告。论坛间隙,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了李强教授。

  中国青年报:新加坡是一个城市国家。他们在城市管理方面的经验对中国有什么借鉴意义?

  李强:新加坡是一个完全城市化的国家。新加坡最值得中国学习的地方,是它对城市的精细化管理。据新加坡宜居城市中心咨委会主席刘太格博士介绍,新加坡作城市规划,是在经历了4年的跨部门商讨,进行了大量调研才开始着手的。他们上世纪90年代的规划制定好后没有大修大改过,20多年过去一直在按照规划建设。

  新加坡治理城市首要考虑的是保护,而后才是发展。他们认为世界上没有哪个城市是完全相同的,保护了自然资源和历史,就是保留了城市特色。根据刘太格博士介绍,他们的规划将新加坡分成各具特色的小城市块,使国家成为多个小城市的集合体,而不是摊大饼。每个小城市都有自己的经济中心,犹如银河里的一颗星星,组成城市银河,每座城市既独立又相互依存。反观我们在城市建设上,容易赶时髦,大拆大建后变得千城一面,失去独特魅力。今后的城镇化过程中应记取这个教训。

  中国青年报:您主持的中国城镇化大规模入户抽样调查数据显示,中国户籍城镇化率非常低,仅为27.6%。此次您又提到,目前有2/3的流动人口不愿意放弃原本在农村的户籍,因此造成中国独特的大面积人与户籍分离的现象。这会给我国的城镇化进程带来什么影响?

  李强:去年发布的数据让很多人感到难以置信,有人甚至直接问我数据是否准确。因为大家通常认为中国的城镇化率已经达到52%以上,为什么户籍城镇化率如此之低呢?我们的调查显示,和过去人们期望变成非农户口、吃商品粮的情况不同,目前持农业户籍的人,近2/3的人表示不愿意转为非农户籍。因为拥有农村户口就可以保留农村的土地和宅基地。尽管政策上中小城镇的户籍早已放开,但由于就业机会少,流动人口没有去落户的动力。

  调查还发现,现在相当多的大学毕业生也不转户籍,而且年龄越小这种倾向越明显:80后的大学毕业生有30%的人不转户籍;90后大学毕业生中这个数字更高,达到51.9%。这种户口和人长期脱节的情形,使在外就业特别是已经在一个城市稳定就业多年的人,享受不到所在城市的市民权利。长此以往,这会给中国的城镇化进程埋下隐患。

  现在这个问题已经引起重视,有关户籍的改革也将逐渐剥离与户籍有连带关系的福利,把户籍仅仅作为登记制度来施行,让外来工作人员享有本市市民的同等权利。

  中国青年报:如果新城镇不能提供就业机会,这样的城镇就成了人们常说的鬼城。我国应该怎样在城镇化进程中创造就业机会呢?

  李强:当前中国的城镇人口和农村人口一样,发生着大规模的区域性流动,特别是年轻人。我们按不同出生组进行的人口流动比例调查显示,80后和90后的流动率分别是36.9%37.8%,远超60后、70后。

  创造就业机会,是政府和企业最重要的责任。政府机构应该鼓励提供就业岗位和自我就业的企业和个人。像做小买卖的小商贩,其实是劳动者自己创造就业。他们中有的人没有享受到任何社会福利,但这样的就业大军不知养活了多少家庭。现在我们的一些地方政府,只重视大资本,大资本一来就把地圈走,让小商小贩失去谋生手段。但是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尽可能给小商贩创造谋生空间,比如有的道路白天用于汽车通行,晚上在规定时间内让摊贩们支起货摊做生意。

  当然,对那些黑作坊、黑货摊一定要依法监管,而且要进行正向引导、扶持、培训。我去过日本、台湾地区街边的小吃店,发现很干净。而我们现在是恶性循环——有的摊贩没良心,消费者不放心,政府对这些小经营者的服务不贴心,更愿意为大资本跑前跑后。希望这种情况能有改观。政府大力要扶持小资本、小经营者,给他们创造宽松的就业谋生环境。没有就业,城镇化就是空谈。

  中国青年报:中国的城镇化道路应该注意什么?

  李强:中国的城镇化相对后发。高新技术方面,后发国家可以跳过先发国家的一些发展阶段;但城镇化进程往往很难跳跃,必须逐步累积发展。当今中国,我们有非常现代化的城市,也有非常贫困的地方,而越是贫困的地方,城镇化的程度越低。这就相当于分化成了两个中国”——“富裕的中国贫穷的中国,而且两者的差距还在扩大。这是我国城镇化进程不能忽视的国情。我们寄希望于中国的城镇化能逐渐缩小这个差距,而不是继续扩大差距。

  (《环境与生活》杂志记者叶晓婷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fang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社会评论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