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书刊介绍 >
  贺雪峰《乡村社会关键词》自序、后记  
  作者:贺雪峰    发布时间:2010-10-12   信息来源:社会学视野网  
 

《乡村社会关键词》自序、后记

贺雪峰

贺雪峰著:《乡村社会关键词——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乡村素描》一书已经由山东人民出版社于2010年出版。

 

《乡村社会关键词》自序

 

2000年前后,中国农村发生了巨变,这是中国千年未有之变局。中国农村的巨变几乎同时发生在三个层面,一是2001年开始的农村税费改革,至2006年取消农业税,千年皇粮国税取消,国家与农民的关系发生了巨大变化;二是1990年代以来市场经济的渗透,农民的流动尤其是大规模外出务工经商,使封闭村庄的边界大开,构成村庄内生秩序基础的结构性力量快速变化,这种变化包括宗族、小亲族等地缘和血缘相结合的超家庭单位的瓦解,也包括家庭结构本身的变化;三是农民价值系统或意义系统正在发生变化,农民以传宗接代作为意义本源的价值系统受到现代性的全方位冲击,且已与落后、封建、愚昧等负面词汇划上等号,农民意义世界中的历史感被当下的现世利益所取代。一旦农民意义系统发生变化,构成中国农民数千年行为的基础即被改变,中国社会与中国文化基本特征的诸多方面也就会随之而变。

中国农村以上三变同时在2000年前后的世纪之交出现,既是一种巧合,又有一定必然性。之所以可以取消农业税,是因为中国现代化已经发展到相当阶段。现代化是西方发源而自外而内影响中国社会的,中国被迫进行的现代化同时又是现代性不断侵蚀中国传统的体制、文化和社会的过程。现代性的侵蚀一旦到了某个阶段,中国社会中的传统结构与传统价值自然发生改变。首先是国家强力改造了传统结构的外观,比如宗族财产被没收,宗族活动被限制,传统宗教被宣布为封建迷信。接着是现代性的逻辑渗透到社会内部以及每个人的内心世界,改变了个人的意义、目标和行为逻辑,从而也改变了社会基本结构的面貌。

因此,一个半世纪以前入侵的西方现代性,到了二十世纪末就同时在中国的国家与农民关系,农村基本社会结构,和农民价值与意义系统三个层面开花结果。

 

也是在20世纪末,大致是1996年硕士研究生毕业的这一年,我正式进入到农村研究。1998年开始,持续10多年,我每年用2个月以上时间在全国不同的农村地区调研。刚开始到农村调研,既无时间的概念,也无空间的概念。在我眼里,农村是既十分熟悉,又相当陌生。熟悉是因为我生长在农村(湖北荆门农村),对农村的各个方面都可以说是极其熟悉,以至到了熟视无睹的程度。这是一种生活中的熟悉,是一种理所当然、自然而然的熟悉,是不问为什么的熟悉,而不是学术上的熟悉。等到了家乡以外的农村调研,发现家乡的理所当然,到了外地则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逻辑,以前一切都是合理的必然的事情,现在则变得不确定起来。在外地农村调查越多,对家乡农村就越是不熟悉,越是陌生起来。

在这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下面,我将自己在全国不同地区调查的感想记录下来,并在2003年汇编在一起,以《新乡土中国》为名出版了。《新乡土中国》是我对中国农村首次的学术观察,这个观察可以说是既无时间,又无空间,是一种静态的观察。正如我在《新乡土中国》后记中所写,之所以将这些观察取名《新乡土中国》,是想沾费孝通先生的光。但也许我现在明白了,我将这些观察取名《新乡土中国》也是有道理的,因为中国之所以可以在20世纪末创造举世公认的经济奇迹,恰恰是因为乡村社会在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我将之概括为“九亿农民生活于其中的农村是中国现代化的稳定器和储水池”。而且不仅如此,如果我们不能理解农村在中国快速经济发展中的战略性的基础作用,我们就无法真正理解发生在20世纪末的所谓中国奇迹。本书第一篇的文字也许可以帮助我来回应为什么将20世纪末的中国仍然称为乡土中国——捆绑在土地上的中国——的原因吧!

出版《新乡土中国》以后,我开始比较明确地意识到了中国巨型社会的区域差异问题,这个意义上讲,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恰恰缺少区域的视角,而是将庞大复杂的中国农村当作了一个整体,作为了一种理想型,这种理想型显然远离中国的现实,既无时间概念,又无空间概念。说《乡土中国》无空间概念好理解,因为费孝通并未区分中国不同地域的差异。说缺少时间概念,则似乎不妥。问题恰是,费孝通所描写传统中国被作为了一个整体,而其实这个传统中国有5000年的文明,至少有3000年的明确历史记载和2000年的皇权统治。而费孝通先生所观察到的20世纪上半叶的变迁,却大多还只是千年巨变的开始,这个巨变是到了20世纪末才变得明显起来的。

我在20032007年的数年调研思考,最终以《村治模式——若干案例研究》和《村治的逻辑——农民行动单位的视角》两部书稿的出版,告一段落。这两部书稿,一部是调查报告,一部是理论建构,两部书稿试图建立一个自下而上看问题的视角,而尤其重要的是区域差异的观察方法或区域的视角。一旦有了区域的视角,我们再来看中国农村发生的一切,就会变得极其丰富、生动和有趣,在区域视角下面,我们可以更为细致也更为真实地讨论中国农村和理解中国农民的生活,可以建立起更加切近实践的中层概念和中观理论。这几年,我及我所在华中村治学者,应该都已经习惯使用区域视角这把锐利的工具,来更加深入细致地解剖中国农村和建立具有中国主体性的农村研究概念体系。

2007年以来,我继续在农村行走,这一年我也主持一项大型农村调查,这些调查的成果于20091月由山东人民出版社以《新时期中国农村村治模式研究丛书》为名出版,一套十六种。在丛书总序中,我概括了当前中国农村的三大巨变,并为总序取名《巨变的图景》,希望通过不同地域都在发生巨变的记录,来说明中国当下农村的轨迹。我也自2007年开始,有意识地在每次田野调查之后,将调查感想用随笔形式记录下来。逐年累积,到了2009年,已经写下70多篇30多万字的调查随笔。正是这段时间的田野工作和随笔撰写,使我恍然感到了农村不同区域都在共同迈向告别传统中国的巨变的伟大历程。中国农村正在发生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样一个变局,使我们可以更加真切地感受到时间的力量。在20097月,我将20072009年的调查随笔以《巨变的图景》为名汇编在一起,编印出来作为同学们的调研参考资料。在20101月的一次调查途中,我突然想到,这些年的调查随笔可以结集出版,从而可能正好反映出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初的中国农村社会的这场巨变的某些片段。

至此,经过十年多一点时间,我对中国农村的理解,终于由一个既无时间又无空间的农村,进入到一个有了明确时空定位的中国农村。将一个笼统抽象的农村分解为若干生动具体的农村,再回到一个包含了具体的抽象农村。只有这个包含了具体的抽象,才能包容中国农村的复杂性,也才真实,也才能为理解中国的政策实践和社会变迁提供有力依据。

 

20087月以《巨变的图景》为名来编辑这几年所写调查随笔时,是以调查时间和地点为顺序编排的。每在一个地方做调查,都会形成一些观感和想法,因此会集中写若干篇随笔。2007年以来,我主要的调查点有辽宁沈阳、河南汝南、四川绵竹、湖北英山、湖北建始、湖北京山、贵州湄潭、湖北大冶、浙江奉化、江西赣州、湖北沙洋等农村,均是吃住在农户家中。遗憾的是,有些农村调研之后,因为杂务繁多,未能及时成文。一段时间之后再想写作,却因为没有了现场感而竟写不出来。而这些年写出来的70多篇,加上2004年在陕西关中农村调查所写几篇随笔,一共选出45篇,分为七篇,分别按经济、社会的排序,编辑成目录上的样子出版。

因为调查随笔所写内容细碎零乱,我有意将书名改为《乡村社会关键词》,意思是,凡是关心农村某个方面问题的读者,都可以从本书的目录中找自己关心的问题,从而可以直接查阅到自己关心问题在本书的描述。我相信,这些具有强烈经验情绪的描述,可以深化我们对至今仍有九亿农民依托其生活的乡村社会的理解。

 

四、

我和我所在华中村治学者一直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就是经过长期努力,撰写出一部中国人自己的《农村社会学》,建构一套可以让中国大众和政策官员真正理解中国农村的概念体系,从而实现中国社会科学的本土化。社会科学本土化本身并非目的,我们的目的是让中国的社会科学研究具有主体性,让中国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学者具有主体性。我们希望中国的社会科学研究可以服务于对中国社会的理解和服务于中国的现代化建设事业,从而,服务于13亿中国人民福祉增进的事业。

2010618下午

 

 

乡村社会关键词,后记

 

《乡村社会关键词》是我最近几年农村调查随笔的汇编。最近几年,也就是进入二十一世纪的最初10年,恰好这10年,中国乡村社会正在发生千年未有之巨变。本书希望借近年农村调查的体验,来对这个千年之变做几点素描。

本书的大部分调查都是以“集体调查”的形式进行的。集体调查,就是多人汇聚一处,白天调查,晚上讨论,这样一来,每次十天半月的调查,也就变成了十天半月的研讨。这样的调查,最容易扩展视野,也最方便训练学生。近年来,我所主持的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每年都会组织三、四次这样的集体调查,尤其是每年暑假,更是形成了进行集体调查的惯例。

因为是集体调查,书中观点就不只是我一个人的,而是要归功于集体智慧。这些年的农村研究,得到众多师友的帮助,尤其是得到了中心同学们的帮助。中心博士、硕士生,和我担任顾问的华中科技大学三农研究读书会本科生同学,可谓人数众多,大家将“顶天立地、长期坚持”和“阳光、阳刚”作为座右铭。这是一个朝气蓬勃热情向上的理想主义团队。中心博士生中,已经有同学毕业留在武汉高校继续从事农村研究,如陈柏峰、申端锋、吕德文、郭亮、杨华等,有同学分配到外地高校从事农村研究,如刘勤、李德瑞、田先红、欧阳静等。他们结束在中心的学习,意味着他们走上了从事中国农村研究的大道。我们相信,20年后,我们这个习惯于“集体调查”,有志于“集体学术”的团队,将有所作为。

本书出版,要感谢这些年来一直为我们提供调查方便的各方朋友,尤其是要感谢接受过我们访谈的农民兄弟。

一如既往,感谢已经出版我们多部著作的山东人民出版社,感谢老朋友王海玲女士。

《乡村社会关键词》是我出版的第二本农村调查随笔集。第一本调查随笔集《新乡土中国——转型期乡村社会调查笔记》(广西师范大学2003年版),市面早已无售。常有读者问起《新乡土中国》,出版社也曾希望重印,但是我希望经过修订后再重印面世。因为缺少足够时间,也因为对其中一些重大问题的思考不够成熟,就一直没有动手修改。本书可以看做《新乡土中国》的续篇。也许还要再过几年,我才可以着手《新乡土中国》的修订,从而可以与本书一起,为读者提供一个比较完整的对乡村中国的素描。

 

 
  责任编辑:raoxupeng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评论 > 佳作评介 > 书刊介绍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