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推荐阅读 > 推荐阅读列表 >
  陆益龙 态度、认同与社会分层的主观建构——基于2008CGSS的描述性分析  
  作者:陆益龙    发布时间:2011-11-28   信息来源:社会学视野网  
 

态度、认同与社会分层的主观建构

——基于2008CGSS的描述性分析

陆益龙

本文发表于《湖南社会科学》2011年第5

摘要:社会分层既有客观的、结构的事实,又存在人们的主观建构。了解社会分层的主观方面,对于预见社会关系及社会运行走势有重要意义。2008年中国综合社会调查(2008CGSS)显示,人们除了对家庭代际资本和关系资本在分层中的作用的认识有高度一致性外,同时在对个人人力资本的重要性认识上也取得高度一致。较多居民觉得中国阶层结构呈金字塔型,而个人的阶层认同则具有宝塔型特征。居民的相对剥夺感处于中等程度,而对收入差距拉大非常关注。

关键词:态度认同 社会分层 主观建构 2008CGSS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中国的社会差别及阶层分化现象越来越显现出来。围绕社会变迁与分化现象,社会学的社会分层研究展开了广泛讨论,较多研究关注于结构转型或其它结构性因素与分层的关系[1;而对社会分层或不平等的主观维度的研究则相对较少。也就是说,以往的分层研究更为强调分层与流动的客观规律,而较少关注社会成员对分层的主观观念及态度。例如,一些学者常用基尼系数来衡量社会分化与收入差距的程度,认为“2004年中国的基尼系数为053左右,比1984年的026扩大了一倍多,已超过警戒线。”[2

然而所谓超警戒事实上并没有产生西方媒体所说的“社会火山”爆发。由此看来,在中国社会人们对收入差距拉大的主观认知与西方社会并不相同。因此从建设性角度来看,认识和理解社会成员对待分层或不平等的观念及态度,对于预见社会关系的走势,以及为调节社会关系提供依据等方面,有着更重要的实际意义。

目前,从主观维度来研究当代中国社会分层的逐渐增多。怀默霆(MWhyte)运用2004年国际社会公正调查(ISJP)数据,从“过度的、有害的、不公平的和基于个人绩效的不平等”四种态度进行了实证分析,提出中国民众对社会不平等的态度基本是积极正面的,在认为个人才干和能力是造成贫富差距的原因上基本一致。对不平等最为不满的不是底层群众或弱势群体农民,而是那些在城市的、中部省份的、教育程度高的和中年人。

分层的主观因素研究通常关注不同阶层之间的社会关系的态势,以及人们的阶层意识是否影响到社会矛盾或冲突的产生。[4]虽然农民并非对社会不平等最为不满的群体,但研究也显示有449%的农民具有阶层冲突意识,只不过仅有23%的人有行动意识。也就是说,即便那些弱势群体意识到不平等与阶层矛盾,但真正有意参与行动的人其实很少。[5]这与一些关于中国农民维权及抗争行为的研究所反映情况可能不太一致。[6]那么,当前中国社会人们究竟是如何认识社会分层的呢?他们又是如何看待自己在社会中的地位呢?人们对当前的社会差别表现出怎样的态度呢?解答这些问题对于认识主观维度的社会分层有着重要学术价值;同时对于把握百姓的思想观念动态也具有较大的实际意义。

本文主要想从居民对社会分层的归因、认知、态度及阶层认同等几个方面,来考察在当前中国社会,人们是怎样建构社会分层或不平等的。本文分析的数据源自2008年中国综合社会调查(2008CGSS),该调查所设的问卷B卷,是专门用来调查被访者对社会不平等的认知、态度及意识的。本文将通过一些描述性统计分析,呈现居民对社会分层归因、社会结构特征以及阶层认同的基本认知和态度情况。

一、哪些因素对社会分层重要

分层态度是指人们基于对社会分层现实的认识而形成的主观反应。态度既包含了个体的观念和认识,也隐含着一定行动倾向。因而研究态度有助于理解社会行动的趋向。对态度的研究传统心理学更多是从内因与外因、稳定与偶然、可控与不可控三个归因维度来探讨态度变化的机制。[7]而社会学对态度的考察,则更关注于社会现实与态度的关系。如对客观社会位置与社会态度及阶层意识关系的经验研究,就试图解释公平感等心理因素对化解客观社会位置的影响起到怎样的作用。[8]在这里,考察人们的分层态度,主要是为了解社会经济现实的变化及阶层分化在人们的主观世界形成怎样的影响,人们是怎样认识和看待这些变化的。

分层态度的核心问题是:人们是怎样进行社会分层归因的呢?也就是说,人们认为哪些因素对社会阶层分化起到重要作用呢?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和判断,在一定意义上反映个人对待分层与不平等的基本态度。

从调查结果来看(见表1),居民对分层的家庭代际资本归因倾向较为显著。首先,在对家庭出身与分层关系的态度上,绝大多数人认为出生在一个富裕家庭仍是重要的,这一比例达到86%,仅有13%的人不认同家庭出身的重要性。此外,在关于父母的文化教育水平对个人阶层地位的作用方面,有945%的人认为父母如果受过良好教育的话,对自我发展是重要的,不到5%的人认为父母是否受过良好教育对自己并不重要。

分层的家庭代际资本归因在一定意义上反映了个人对阶层结构的定势认识,即认为不平等是结构性的社会再生产,如“富人家孩子仍是富人”的观念。同时,这种观念也代表人们对中国社会低流动性的一种判断。这样一种对待分层的观念和态度,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相应的现实,即个人的社会地位状况受父母及家庭因素的影响较大。也就是说,在我们这个社会,家庭代际资本在社会分层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这种态度某种意义上说具有宿命论式的特征,虽然这种归因带有消极悲观性,但在提高人们对不平等的容忍度方面或许有积极的意义,因为人们对因家庭地位差别而形成的个人地位获得差别有相对较高的接受程度。

1Q3Q4两个问题反映的是人们在分层上的关系资本归因,即对关系网络在社会不平等中所起作用的认识和态度。Q3反映的是对权力关系的作用的认识,Q4则代表对关系网络中“结构洞”的作用的认识。分析结果显示,有较多的人认为权力关系对分层有重要影响,比例高达813%,仅有167%的人认为权力关系不重要。人们对关系网络中的“结构洞”现象则更为关注。有高达945%的人认为认识关键人物对分层起重要的作用,仅有48%的人认为关键人物不重要。综合这两个问题的分析结果,可以看出多数人具有分层的关系资本归因倾向,即把社会不平等的重要原因归结为个人拥有不等的关系资本。同时也说明在多数人看来,目前的关系网络具有分配不平等资源的功能。之所以有如此多的人有这样的认识和态度,一种解释就是社会资本理论的一般性认识,即人们经营不同的社会关系,从关系中获得的回报也就不同。另一种解释就是人们对当前分层的不公正性的一种宣泄。

Q5的回答情况来看,有452%的人认为行贿对社会不平等有影响,49%的人认为行贿对分层不重要。这一结果在某种意义上反映出有近一半的人对当前的社会分层的正当性持消极态度,因为贿赂行为无论出于何种动机,在人们看来都是不正当的,因而由行贿造成的社会不平等也是人们难以接受或容忍的。如果社会上有太多的人认为当前社会不平等是不正当的,那么不平等潜伏的矛盾或危机也就较为巨大。

Q6反映的是人们对性别不平等的认识和态度,属于对分层的结构性归因。从调查结果来看,有471%的人认为性别对个人发展来说是重要的,有492%的人则认为性别并不重要,两种态度基本相当,而且认为性别不重要的人还要多一些。这一结果表明,目前在社会上,依然有近一半的人承认并看重性别差别,也有一半的人并不认可性别差别,这或许也就是当前中国社会性别观念的基本形态。如果人们认为性别比较重要的话,那么他们或许也会认可性别差别和歧视。只有当更多的人认为性别已经不重要,那么性别平等的观念也就被更为广泛地接纳。

那么,人们究竟是如何看待人力资本在社会分层中的作用呢?Q7Q8反映的是人们对社会分层的人力资本归因,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人们对不平等正当性的认识和态度。也就是说,人们越是认为不平等是个人人力资本差异造成的,就会认为这种不平等是正当的,就越能容忍这种不平等。从分析结果来看,978%的人认为个人受教育水平在分层中起到影响作用,而只有18%的人认为个人受教育程度对分层不重要,比例很小。同样,有965%的人认为个人努力工作即工作能力对不平等有影响,仅有3%的人认为个人工作能力不起作用。这一结果说明,人们在社会分层的人力资本归因上有很高的一致性,同时也说明多数居民对当前不平等的正当性持肯定态度。或许正是因为人们在认为个人人力资本差异是不平等的重要成因上有高度一致性,所以,尽管目前中国贫富差距在拉大,但人们对待不平等的态度还是较为积极的。

从对人们的不平等归因及态度分析中,我们可以得到这样一些基本认识:首先,当前人们对社会分层或不平等的归因是复杂的而非单一倾向。人们既看重家庭出身又看重个人努力在分层中的作用,同时又强调关系资本在其中的影响。多种因素的归因意味着人们对待社会分层或不平等的态度也是复杂多样的,既有消极宿命论的态度,又有积极乐观的态度。居民的社会分层态度的多样性特征,或许是社会转型在主观世界的一种映射。转型期的多种变迁,可能带来较多的不稳定、不确定的东西,因而也就可能带来一些不太明确的观念和态度。

其次,多数人认为关系网对分层或不平等起重要作用,尤其有近一半的人认为行贿对不平等有影响。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当前分层机制的公正性和正当性面临了一定的挑战,同时也隐藏了人们对不平等的不满态度。最后,人们在对分层中人力资本作用的认识和态度是高度一致的,这种一致态度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不平等给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

二、中国阶层结构呈何特征

对一个社会阶层结构的整体印象是人们主观建构社会分层或不平等的重要方式。对于普通民众而言,他们并不一定能精确地了解一个社会的阶层分布格局的客观现实,但可以根据自己的直觉经验勾勒出社会分层整体轮廓。从人们所勾勒出的分层轮廓中,既部分反映了分层或不平等的现实,同时也包含了人们对分层或不平等的基本认识和态度。那么,人们是怎样建构中国阶层结构特征的呢?为考察这一问题,我们主要从居民对社会阶层结构类型的判断和期望两个角度进行了调查,并选取了5种典型阶层结构供人们选择(见表2)。从调查结果来看,有501%即一半的人认为中国当前的阶层结构类型属于第2种类型,这种结构类型具有金字塔型的特征。在这一观念里,人们会认为中国社会大多数人处于底层和中下层,处于社会上层的只是少数。持这种阶层观念的人可能主要从权力结构这一角度来认识和看待社会分层的。

排在第二位的归类是第1种类型,这一类型类似“工”字型。有214%的人认为中国社会结构属于“工”字型,其特点是多数人处于社会底层,处于社会上层的人也相对较多,而中间阶层则很少。持这种观念的人显然认为中国的中间阶层或中产阶级不发达。此外,认为中国的阶层结构属于第3种、第4种类型的比例相同,都是119%。第3种类型类似正锥型,其特征是多数人为中下层,第4种类型属于菱型,其特征是中间阶层占据多数,而处于上层和下层的是较少一部分人,第5种类型则属于倒锥型,其特征是中上层和上层占据社会的多数,只有很小一部分人处于社会底层和中下层,认为中国阶层结构属于第5种类型的人有22%

在居民对中国阶层结构特征的主观建构中,某种意义上包含了人们对分层现实的整体印象和基本态度,70%以上的人认为中国阶层结构属于“工字型”和“金字塔型”,表明他们认为中国社会多数人仍处于社会的底层。这种观念特征或许是中国社会分层现实特征的主观呈现[10],同时也反映出有较多的人希望普通民众能得到进一步发展。

从居民的期望角度来看,较多的人希望中国社会的阶层结构应该像第4种和第5种类型,有428%的人希望中国阶层结构像第4种类型,比例最高。由此表明较多的人希望中国的中间阶层应该得到发展和扩大,社会上层和底层人数应该缩小。318%的人希望中国社会阶层结构应该像第5种类型,排在第二位,表明有不少人希望中国社会的中上层应该得到发展和扩大,在社会中占多数。希望中国阶层结构像“工”字型的比例最小,仅占18%。有20%的人认为中国社会阶层结构应该属于第2种和第3种类型,这种态度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人们对分层或不平等的认同,即认为一个社会就应该有较多人处在社会的底层和中下层。

居民对社会阶层结构的实然和应然的判断,其实都是对社会分层的主观建构,这种建构既可能是客观现实的反映,但也不一定与客观现实完全吻合。我们需要关注的主要不是这些主观建构在多大程度上反映现实,而是要关注在这些建构中包含了怎样的态度和主观意义。较多的人认为中国阶层结构是“金字塔型”的,而希望的则是“菱型”的,在这种认识中,或许包含了人们对发展的一种态度,即对发展中间阶层的期望和支持。

3是居民对当前中国社会不同群体和阶层之间的相互关系的一种直觉判断和认识,这些判断和认识可以说是对分层与不平等的主观建构方式之一。居民对不同阶层之间社会关系的认识和态度,既可能是现实关系的反映,也可能是个人心态或情绪的表达或宣泄。

从表3的数据来看,有639%的人认为贫富阶层之间的矛盾冲突严重,占近三分之二,有336%的人认为这一矛盾不严重或没有矛盾,占三分之一。特别是有224%人认为贫富阶层之间的矛盾非常严重,由此说明他们对当前的贫富分化及贫富之间矛盾非常担心。这种观念在人们对社会上层与底层之间关系的态度中有同样的表现,有59%的人认为社会上层与底层之间矛盾严重,其中有215%的人认为矛盾非常严重,只有363%的人认为社会上层与底层之间冲突不严重和没有冲突。

此外,至于工人与中产阶级之间、工人与管理层之间的矛盾,有39%的人认为工人与中产阶级之间的矛盾较为严重,有548%的人认为两个阶层之间没有冲突或冲突不严重。有499%的人认为管理者与工人之间矛盾严重,接近一半,有363%的人认为他们之间没有矛盾。

就居民对阶层关系的主观认识而言,较多的人觉得贫富阶层之间、上层与底层之间存在着较为严重的矛盾冲突,这种主观建构可能部分来自于现实经验,但更可能是一种情绪和态度的表达,也就是说,较多的人对贫富差距和社会差别非常担忧,并对这种社会分化持否定态度,即认为这种分化会带来社会矛盾或冲突问题。与此同时,在这种认识和观念中,人们实际上也在建构一种阶层意识和阶层矛盾与冲突意识。[11

而所谓建构,就是个人在一定情境下,对现实的一种判断、想象和评价。建构起来的阶层意识,虽并不一定是现实的反映,但对现实中的人及其行为则会产生一定影响。

三、个人怎样认同自己的阶层地位

阶层认同是构成社会分层主观维度的重要内容之一。个人的阶层认同属于个人对自身地位的主观意识,主观意识既与客观的地位状况有一定联系,但又不完全是客观地位的再现。不过,主观的阶层意识至少反映出人们对社会现状的评判和态度。阶层意识不同于马克思所说的阶级意识,阶层意识不是一种集体意识,而是处在一定社会阶层地位的个人对社会不平等状况及自身地位的意识、评价和感受。[12]人们在进行阶层认同时,实际上包含了两种主观建构过程:一是对自我的认知过程,二是对自我与他人、个人与社会的评价过程。因此从个人的阶层认同中,可以综合反映出分层的主观态势,即人们是如何理解分层的原因、如何看待分层的影响。

1反映的是居民对自身阶层地位的判断和认同,其中从110分别表示从最高层到最底层。由数据结果我们可以看到,当前中国居民的阶层认同形态与表2中的五种典型结构类型都有一定差异。也就是说,国际上常用的五种典型阶层结构类型并不能反映当前中国居民的阶层认同状况。而且当前的阶层认同结构特征也呈现出与以往的“偏低层”阶层认同特征有所不同,“偏低层”的认同则是更多的人偏向于将自己认同为中下层及社会底层。从类型的角度看,当前的阶层认同特征可描绘为“宝塔型”,其特点是认同中上层的人数很少,为宝塔的顶部和塔尖,而中层、中下层和底层比例较高且基本相当,构成宝塔的主体。

从图1的数据来看,有471%的人属于“中层”(56)认同,255%的人将自己认同为“中下层”(78)16%的人认同为“底层”(910);属于“上中层”(34)认同的占99%,认同为“上层”的占15%。根据这一结果,我们可将这种“宝塔型”认同结构特征概括为中层及以下阶层的认同,也就是人们以中层认同为主,且中下层和底层认同的人仍较多。出现中层及以下阶层的认同格局,一部分原因来自于客观现实,即是客观现实在人们观念世界的反映。因为当前中国社会,虽然社会经济经历了快速增长,人们的生活水平普遍得到了提高,但是总的看来,仍有较多的民众尤其是农村社会居民实际处在中层及以下阶层,只是少数人通过市场得到很好发展,经济收入达到中上层以上。另一部分原因则是源于社会快速转型过程中人们相对剥夺感的增强,也就是说,较多的人倾向于横向比较,在横向比较中,人们往往感觉自己的地位很一般,甚至比其他人要低。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当前中国居民的阶层认同已经发生了一定变迁。根据2006年的调查(2006CGSS),居民特别是农村居民具有“偏低层”的阶层认同倾向。[13]而目前人们的阶层认同开始从“偏低层”认同逐步转向中层及以下阶层认同,即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将自己认同为“中层”,尽管认同中下层及底层的人依然较多。这样一种变化或许是客观阶层结构变化的反映,同时也反映了人们的阶层认同和分层态度更趋向于积极,消极悲观的情绪有所减弱。

此外,根据2008年的综合社会调查(2008CGSS),有908%的人同意和非常同意“我国的收入差距太大了”这一说法。由此表明人们在对社会分化或不平等程度加大方面有着较为一致的态度,在这种一致的态度中,实际也包含着人们对收入分配体制存在的问题有相近的看法和意见。

四、总结与讨论

对社会分层的主观维度的考察其实也是了解分层或不平等现实的重要方式,从人们对分层的归因、态度以及阶层认同意识中,我们可以看到社会分层的主观维度的现实,即可以从中了解人们在当下的现实中,是如何建构又是如何看待分层或不平等的。

尽管本文只是描述和呈现了人们对社会分层的认识和态度的几个重要方面现实,并没有进一步探究分层的主观建构与客观现实之间的关系及影响机制,但对分层主观现实的呈现至少也提出了一些值得思考和关注的问题,那就是人们究竟如何看待社会分层或不平等的呢?人们对社会分层的观念和态度又会有哪些影响呢?

根据对综合社会调查结果的描述性分析,可以看出当前人们对分层或不平等的归因具有多重性。一方面,人们在分层的人力资本归因方面有着高度一致性;另一方面人们又对家庭代际资本和关系资本在分层中的作用有着统一的认识,此外,也有较多的人认同一些结构性因素的作用,也有不少的人对分层正当性持疑惑态度。分层归因的多重性意味着人们对当前的分层现实所持的态度是复杂的,而没有出现某种明显的倾向。

在对宏观阶层结构的认识和态度方面,较多的人认为当前阶层结构属于“金字塔型”,而期望的则是“菱型”的阶层结构。而且有较多的人认为在贫富阶层、上层与底层之间存在较为严重的矛盾。这种态度可能代表了人们对发展有更高的要求或期望,特别是对中间阶层的发展有更高的期望。

从个人的阶层认同情况来看,当前的阶层结构则属于“宝塔型”,也就是中层及以下阶层为主的认同,这一结果显示人们的阶层认同已经发生变迁,从“偏低层”的认同转向中层及以下阶层为主的认同。调查结果显示,居民的相对剥夺感处于中等程度,不过收入差距拉大问题已受到广泛关注,由此说明人们对收入分配机制的合理性提出了挑战。

调查分析结果给我们的实践启示是:首先,在提高分层的正当性,促进社会公平方面,我们需要进一步的改革创新,降低家庭代际资本和关系资本对不平等所起的作用,提高个人力资本的激励作用;其次,调节收入分配,缩小收入差距需要引起高度重视。特别是要改革不合理的收入分配机制,促进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有较快增长;最后,为形成温和的社会分层意识,需要建立和完善社会文化机制,如发展社会保障、福利、慈善和社会工作事业,调和贫富阶层以及不同阶层之间的矛盾,以构建起和谐的社会关系。

 

注:因技术问题,网站在转载时删除了文中原有的图表。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项目编号:10BSH008)、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的招标项目(项目编号:2009JJD840021)和中国人民大学科学研究基金“明德青年学者培育计划”项目(项目编号:10XNJ024)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陆益龙,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100872

 

注释:

1]边燕杰编:《市场转型与社会分层》,三联书店2002年。

2]朱庆芳:《社会经济和谐度指标体系综合评价和分析》,汝信等编《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2006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年,第376页。

3]怀默霆:《中国民众如何看待当前的社会不平等》,《社会学研究》2009年第1期。

4]参见李培林等:《社会冲突与阶级意识———当代中国社会矛盾问题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年。

5]陆益龙:“乡村居民的阶级意识和阶层认同:结构抑或建构—基于2006CGSS的实证分析”,《江苏社会科学》2010年第1期。

6See OBrienK.&Li Lianjia2006Rightful Resist-ance in Rural China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7]曾率等:《归因引导对社会态度改变的影响》,《心理研究》2010年第3期。

8]翁定军:《阶级或阶层意识中的心理因素:公平感和态度倾向》,《社会学研究》2010年第1期。

9LinNanKCook and RBurt eds2001SocialCapital:Theory and ResearchAldine De Gruyterp3

10]李强:《社会分层与社会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03年第1期。

11]刘欣:《转型期中国大陆城市居民的阶层意识》,《社会学研究》2001年第1期。

12]陆益龙:《转型社会的农村各阶层分析》,《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9年第2期。

 
  责任编辑:fang  
 
现有 1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推荐阅读 > 推荐阅读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