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推荐阅读 > 推荐阅读列表 >
  中国社会学会名誉会长陆学艺先生致辞  
  作者:陆学艺    发布时间:2012-03-02   信息来源:社会学视野网  
 

在郑杭生教授从教50周年学术研讨会上的致辞

中国社会学会名誉会长、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  陆学艺

 

位同行、各位老师

我很高兴来参加郑先生的这个会。郑先生也说了,这个会在人大历史上也是一次很大型的会。我想讲三句话,总的来说,郑先生到了人大以后这5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重建了社会学系、社会学所,有了这么一支大的队伍,我今天来开这样两个会,人大可以说是双喜临门了,特别是对社会学系、社会学的同行来说。

    第一,我们处于这样一个时代,这个时代是经济大发展、社会大变迁的时代,这3000年来的大变化在我们这30年实现了。在这样一个大变迁中,对个人来说,用句古话来讲是“时势造英雄”,我想,时势也造学者,郑先生就是在这样的时代大潮中起来了。套用“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正是在这样一个大潮、大发展里,在中国大变迁的时代,要为这个社会做出贡献,他必须得识时务,郑先生就是这样。他在1956年到人大,以前跟我们一样,我也是1956年到北京的,但是他比较早地于1981年出去留学,看清了社会学将来在中国社会发展中的作用,所以他在英国留学的就是社会学。要说50年代、60年代出去留学的人,有这个觉悟的人也有一些,但是看准社会学的人并不多,我是60年代从北大哲学系毕业,他学的是西方哲学,我当年就是搞中国哲学。但是1981年他出国留学的时候,对社会学就有认识了,一直到1984年他回来创建了人大的社会学所,后来建社会学系。要说也有点巧合,1984年,我那时在山东,我要调任的时候,省长请管人事的教授跟我说,老陆,你别在那里了,你要到社会学所去当副所长。我当时还拒绝了,我说我已经忙得不行了,我不干,后来把我调到农村所去了。后来搞社会学也是阴差阳错,把我调回来,让我当社会学所的常务副所长,当时也是不干,后来顶了一个月,没法了才去。所以我搞社会学是组织安排的,而郑先生是自觉的。我在想,搞哲学的人,像郑先生做出这么大贡献的人不多,用现在时髦的两句话说就是“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他是识时务的。

    第二,从现在来说,郑先生立足现实,搞社会研究,一直到现在,我们两个人都有来往,当今中国正处在经济建设到了一定阶段,社会矛盾凸显,要发挥社会学家的作用了。最近郑先生在建设社会、社会管理方面已经有很多人文著作出来,很多省,包括北京,都做了社会建设和社会管理的文章,这也是非常正确的。但是现在据我所知,现在我们两个老家伙是在倡导,但现在社会学系已经不少了,真正在搞社会建设、社会管理的可不多,这点也要向郑先生学习。自从2004年提出和谐社会和社会建设以后,到现在,8年了,但是社会建设到底是干什么的?说不清楚。搞社会建设得根据社会形势,而对当前的社会形势还说不清楚,分歧太大,社会建设是干什么的?社会建设和社会管理的关系是什么?先干什么后干什么?所以刚才专家讲,社会建设和社会管理是社会学界更加关心的问题,其实应该是干社会学工作的人应该干的事,但是现在关注这件工作的人并不多,要我说,这是重建社会学以来遇到的一个大问题。郑先生老早就提出转型社会,但是2002年以前讲转型社会都是不行的,要讲“新时期”,但现在转型社会是中央提倡的,可是我们连理论都说不清楚。所以现在应该着重解决社会建设中的现实问题,解决经济博弈、社会矛盾凸显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光讲法律是解决不了的。

    我和郑先生,以前共同都是搞哲学的,后来又都搞社会学,他在人大,我在北大,以前联系不多,但是从80年代以后,联系多了,特别是1990年以后,中国社会学会开了社会学第三届理事会以后,我们两个人的来往就多了。这二十几年里,理事会改选以后,我们两个人都是副会长,而且他担任社会学领域的社会事务比较多,第一次提出要开年会,从1991年到现在已经开了二十几次,今年要在宁夏开。这二十来年,我们两个人在一个系统里面,互相支持、互相帮助、互相补充,这些年我在和郑先生的交往中也获益匪浅,我们两个人共同为社会学会、社会学的建设做了一些工作。

    今天的会议,一方面是纪念郑先生从教50周年,一方面成立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对推动社会学发展、社会学更好地为社会服务都是很重要的事。

    最后,借今天会议的机会,我祝郑先生健康长寿,以后多做贡献!

 
  责任编辑:huang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推荐阅读 > 推荐阅读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