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推荐阅读 > 推荐阅读列表 >
  郭星华 刘正强博士《新乡土社会的事件与文本》序  
  作者:郭星华    发布时间:2012-10-21   信息来源:社会学视野网  
 

 

刘正强博士《新乡土社会的事件与文本》

 

郭星华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系主任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总会为了一些琐事与家人、同事、邻里、同学,甚至与朋友、上司发生矛盾、产生冲突。矛盾要缓和、冲突要解决,否则会日积月累、形成积怨,产生更严重的冲突。对这些问题的探讨,就属于纠纷解决机制的研究领域。

解决纠纷,就是要运用一套权威的话语体系,对纠纷当事人的纠纷起因、纠纷过程、纠纷后果等进行一个审慎的梳理,并给出一个公正的裁判。这里,有两个关键点,第一是裁判纠纷的中立第三方;第二是权威的话语体系。根据第三方的身份,可以分为官方与民间,官方即国家司法机关。在我国古代,民间的中立的第三方主要有宗族长老、乡绅等等;解放以后,这个民间的第三方变成了单位领导、街道干部等等。

改革开放之后,我国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体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纠纷解决机制的角度看,就是民间第三方的结构与功能都逐渐萎缩,让位于官方的第三方——国家司法机关,由其扮演纠纷解决的主要角色。

当前,我国纠纷解决的话语体系有三种:传统话语体系、政治话语体系和法律话语体系,三种话语体系交织并存,他们有时候是相互冲突的,有时候又是相互补充的。就“合法性”而言,法律话语体系一枝独秀,相应地,其他的话语体系则黯然失色。

从思想根源上看,传统话语以儒家思想为主导。儒家思想以伦常为中心,其核心价值在于追求人际关系的和谐,基本上对纠纷持贬抑态度,强调贵贱、尊卑、长幼、亲疏有别,以“礼”为中心构建整个价值体系。传统话语体系的具体体现是伦理道德、乡风民俗。政治话语是指为了一定的政治利益和政治目标,促使纠纷解决的话语体系,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其内容有所变化,并经历了革命时期、建国至改革开放之前、改革开放后等漫长的演变过程。但总体来看,仍然受制于三个方面的因素:一是意识形态,二是社会组织(结构),三是当时的政治局势或政治利益。政治话语的具体体现是政策条例、路线方针。法律话语指的是以权利——义务关系缔结的,以法律规则为导向,以程序性正义为核心价值的话语体系。法律话语体系的具体体现是法律法条、程序证据等等。

三种话语体系的逻辑出发点其实是一致的,即:倡导公平正义、维护社会秩序。但是,三者的方式方法又大相径庭:传统话语强调社会和谐,注重修复当事人双方的关系;政治话语强调社会安定、注重社会运行的方向与秩序;法律话语强调程序正义,注重法条与证据。我们很难对这三种话语体系做一个价值判断:哪种更好,哪种不好。事实上,对我国正在进行的现代法治建设,我们不能简单地看作是司法机构的建立、法律条令的颁布过程,而要看作是我国社会治理方式和治理理念的转变过程,或者说,是一个社会秩序重建的过程。

我和我的研究团队在实地调查过程中,经常看到纠纷的一方甚至双方,对法律的裁决大惑不解,与他们想要的社会正义相距甚远(电影《秋菊打官司》对此有十分深刻和生动的描写)。这说明两个问题:第一,法律本身的“合法性”不强;第二,对法律维护的正义理解有偏差。传统话语维护的是实质正义,而法律话语维护的只是程序正义。这两种正义都是社会正义,但两者常常并不吻合。本书作者通过实地调查,形象地将法律话语的这种特征称为“甩干机制”, 展示了乡村社会中法律的实际运行状态及内在张力,重新认识和解释了乡村司法运行状况,是很有洞见的。

传统话语体系在解决纠纷的过程中,是一个努力还原纠纷“全息”的过程,依据的不仅是此时此地的事实,还要追溯彼时彼地的事实,再根据伦理道德、乡风民俗作出决断。而法律话语体系则会省略与法律“无关”的信息,所依据的只是此时此地的“事实”,再以法律为准绳作出裁决。纠纷,尤其是发生在熟人社会里的一起纠纷事件,往往会牵涉到过去的许多事和人,即:纠纷是“全息”的。此时在纠纷中受害的一方,往往在过去的事件中是伤害他人的一方,“甩干”过去所有的信息、“甩干”所有与法律“无关”的事实而作出裁决,当然很难让当事人服气。如此看来,我国当代法治建设,远远不止是颁布法律条令、加强法律意识、普及法律知识这么简单,还有许多更为重要、更为基本的事情要做。

本书作者刘正强是我的博士研究生。我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正强君的情形。他专程从山东赶赴北京来拜访我,在一家小饭馆里,他谈起了自己的人生经历,对法律的观点、对时局的看法,也表达了要拜我为师的意愿。说实在的,听完他的话,我觉得他的思想有些肤浅,以为有了法治,有了严格执行法律的社会环境,中国的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不过,他求学的诚心和决心打动了我。谈到做学问不易时,他跟我说的一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我可以累死,但不能被吓死。就这样,他进入中国人民大学跟随我研修法社会学。正强君是刻苦的,看书、上课、听讲座,每天都很充实,仅是我的社会学概论,他就先后完整地听过两遍,以弥补他社会学基础不牢的缺陷。他的博士论文写作更是艰辛,为此还受过皮肉之苦,面临生命之虞。从他的博士论文来看,文笔清新、流畅,材料翔实、厚重,理论清晰、得当,尤其是提出法律“甩干机制”的理论模型,颇具新意,他的一切努力也因此而有了丰厚的回报。本书就是在他博士论文的基础上历时一年修订而成的,我相信读者诸君能从中得到有益的启示,同时,我也相信本书的出版将对我国法社会学的研究有所裨益。

习惯了请名家为自己的拙著写序,冷不丁的有人请我写序,竟然有些许惶恐。屈指算来,除了有过一位画家朋友请我为他的画册写序之外,为学术著作写序,这是第一次,但愿不是惟一的一次。

是为序。

 

 

《新乡土社会的事件与文本——鲁县民间纠纷的社会学透视》,刘正强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0129月第一版

 
  责任编辑:huang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推荐阅读 > 推荐阅读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