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推荐阅读 > 推荐阅读列表 >
  刘少杰 面对新社会形态的当代社会学  
  作者:刘少杰    发布时间:2014-03-13   信息来源:社会学视野网  
 

面对新社会形态的当代社会学

刘少杰

本文发表于《天津社会科学2013年第

  在信息技术革命的推动下在工业社会基础之上崛起了信息社会信息社会是人类社会的新形态社会学对其认识逐步深化后现代社会学关于后工业社会网络社会风险社会和反思性社会等概念是从不同角度对信息社会发展变化的理解与概括对信息社会的分析研究深化了对信息社会崛起引起各种深刻变迁的认识信息社会与工业社会和农业社会是并存关系在工业化进程中诞生的现代社会学仍然有存在和发展的现实基础现代社会学与后现代社会学是当代社会学的两种基本形式是在信息社会崛起背景下发生的社会学学科分化

关键词 信息社会 社会形态 现代社会学 后现代社会学

  现代社会学是工业社会的产物经过一百七十多年的发展现代社会学形成了关于工业社会发展变迁研究的丰富成果然而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信息技术革命的推动下在工业社会基础之上逐渐形成了一种新社会形态———信息社会面对社会形态的创新与分化社会学不仅形成了许多新的思想理论和方法原则而且也发生了复杂的学科分化如何认识呈现为现代社会学与后现代社会学对立的当代社会学学科分化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认识社会学的展开状况和演化趋势进行更深入社会学研究的思想前提

后工业社会还是信息社会

丹尼尔·贝尔于1973年发表的后工业社会的来临》,揭示了工业社会在产业结构就业结构阶级关系社会主要矛盾等方面的深刻变化被认为是西方社会学中首先明确论述工业社会转型或新社会形态诞生的专著贝尔确实为人们展现了一个崭新的社会他称之为后工业社会然而后工业社会却是一个具有很大模糊性的概念不仅就字面意思而言它似乎是一个时间概念指的是工业社会之后的社会而且从贝尔对这个名词的实际使用上看它也被赋予了多种含义

不过贝尔自己却认为后工业社会是一个得到了明确界定的概念他指出:“我之采用后工业的词有两个理由第一在于强调这些变迁的同质性和过渡性第二在于着重知识技术这个主要的中轴原理。”可见贝尔试图用这个概念强调后工业社会的变化具有整体性即不是仅指社会生活哪一个方面的变化而是指社会发生了总体性变化并且还强调了后工业社会的变化根源在于知识进步和技术革命

在这个意义上贝尔坚定地主张:“我反对把出现的这些特征试图标定为服务业社会’、信息社会’、或知识社会’,即使这些要素都存在因为这种名称是片面的也许是为了追求时尚而加以曲解。”

贝尔的反对并没有阻止越来越多的学者从不同角度称谓后工业社会吉登斯的全球化社会乌尔里希·贝克的风险社会鲍德里亚的消费社会卡斯特的信息社会和网络社会还有断裂社会符号化社会新媒体社会等凡此种种不胜枚举何以至此?事实上不能简单归结为贝尔所指责的对后工业社会观察的片面性更重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后工业社会的这些特点日益明显地呈现出来学者们提出的不同概念真实地反映了后工业社会的不同层面所呈现出的深刻变化而这些概念是从不同角度对已经发生了总体变迁的当代社会不同侧面的一种概括

贝尔关于后工业社会来临的一系列论述受到了马克思社会形态理论的很大影响他实质上已经像马克思论述工业社会是人类社会一种新形态那样去论述后工业社会马克思说:“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的社会。”这句被广为引用的名言表明马克思正是从技术革命的角度出发来把握社会形态的变迁这句名言的进一步展开就是生产工具的变革决定了生产力的发展水平而生产力的发展必然决定生产关系的变化占统治地位的生产关系作为经济基础又决定了政治的和思想文化的上层建筑的性质而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统一就是社会的整体形态因此从生产工具开始的变革一定会引起整个社会形态的变化

贝尔论述的后工业社会正是以计算机为核心的新技术革命快速展开的时代虽然贝尔将其研究称为对未来社会的一种预测但实际上他已清楚地看到20世纪60年代后期在计算机影视通信和遗传工程等新技术的推动下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在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生活等方面都已发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变化并且相互之间具有紧密的联系贝尔称之为由知识和技术中轴决定的整体性变化贝尔关于后工业社会变化的论述同马克思论述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变迁的逻辑是相似的

马克思认为正是机器作为最先进的生产工具决定了工业社会生产力的变革并进而决定了生产方式和上层建筑的整个社会形态的变革20世纪60年代以后机器作为最先进生产工具的地位已经逐步被计算机为核心的新技术所替代这正是后工业社会即将来临的最根本的决定性因素在以计算机为核心的新技术革命的背景下贝尔认为主要凭借机器的力量而运行的制造业的地位下降依靠计算机等新技术的信息产业地位迅速上升产业结构发生了空前规模的调整进而引起就业结构阶级结构权力结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的调整于是社会结构发生了整体性变迁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贝尔反对仅从社会生活的某个方面来概括社会的变化

然而虽然后工业社会概念也表示一个新社会已经来临但它毕竟没有像工业社会概念那样明确地揭示出新社会的主要内容和本质特征后工业社会概念就其含义而言不过明确了这是一个工业社会之后的社会至于是什么内容什么性质的社会并不明确因此贝尔留下了一个值得进一步追问的问题后工业社会究竟是一个以什么为主要活动内容的社会?农业社会的主要活动内容是农业生产工业社会的主要活动内容是工业生产而后工业社会的主要活动内容是什么?应当说既不是农业生产也不是工业生产而是信息生产如果根据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的命名逻辑是否可以称后工业社会为信息社会呢?

信息社会已经是当代学术中出现频率很高的一个名词但经常使用这个名词的人们未必赞成可以用它来表示后工业社会或当代社会的主要内容和本质特征譬如当人们从全球社会风险社会消费社会符号社会网络社会和断裂社会等角度讨论所面对的当代社会变迁时未必认为从这些角度所观察到的当代社会的各种变迁不过是信息社会变迁的不同侧面是当代社会或后工业社会信息化的不同表现事实上无论人们给他们所面对的当代社会变迁冠以何种称谓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社会变迁都不过源于社会生活的信息化社会生活信息化是工业社会之后最基本的社会变迁也是社会生活各种形式变化的主要内容和产生根据因此,“信息社会是对当代社会最恰当的称谓这一概念最清楚地概括了一个崭新的社会形态

根据马克思的观点一种新社会形态的诞生必然以生产工具的革命为前提而计算机正是作为一种新技术实现了生产工具的革命作为工业社会生产力标志的机器无论其发展到何种程度即便是当代还在创新提高的结构更加复杂功能更加强大的机器它的本质都是对物质产品的加工或制造也有很多人把计算机看作一种机器20世纪六七十年代苏联学者批判资本主义世界机器控制人其时所指的机器主要就是计算机然而计算机同制造物质产品的传统机器已经有了本质的区别计算机不能直接加工制造物质产品它直接加工制造的是信息产品是通过信息的运行重组和创造来支配物质生产乃至人类的全部社会生活

在当代互联网和移动通信等新媒体遗传工程和空间技术等都可以看作一种信息技术或与信息技术高度相关以计算机为核心的信息技术是当代人类社会最先进的生产工具这点似乎无人能够质疑但进一步的推论却未必能够得到普遍赞同如果承认计算机为核心的信息技术是最先进的生产工具并且信息技术在作用对象展开形式和运行方式上都同制造物质产品的机器有了根本的变化那么就应当承认信息技术已经引起了生产工具的革命它必然引起生产力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变革一个新的社会形态必然诞生而对这个新社会形态应称之为信息社会

面对整体变迁的分析研究

美国哲学家M.怀特曾指出20世纪是一个从构造理论体系的时代走向理论分析的时代20世纪思想家们一致采取的反体系行动是欧洲学术走向现代的一种发展形式正是因为放弃理论体系的构造20世纪的人文社会科学开始进入社会生活各种层面然而这种从体系构造转向问题分析的学术转向却陷入了另一种片面性轻视对社会发展变迁的整体把握

20世纪的社会学也顺应了欧洲学术走向分析的潮流特别是当20世纪中期社会学的中心从欧洲移至美国之后放弃宏大叙事而专注具体问题的研究方式更是蔚然成风从宏观层面对社会整体变迁的研究不仅被视为非科学的形而上学的玄思而且被看成是落后时代的陈腐学风注重建设性和整合性的法国实证社会学传统在美国演化成单纯强调客观描述和具体考察的技术分析虽然20世纪70年代兴起的后现代社会学坚决反对把社会学归结为对客观现象的技术分析但他们也顺应了超越理论体系的建构而直面社会问题的学术潮流而以批判的方式坚持了对社会问题的理论分析

利奥塔就是一个十分明显的例证作为后现代社会学的重要代表他一方面反对单纯客观地描述现实认为无批判地描述现实无法清楚揭示信息化的后现代社会的复杂性另一方面他又宣布由德国古典哲学代表的思辨叙事和法国政治哲学代表的政治叙事都是资产阶级为了动员社会统一意志推翻封建贵族统治实现资本主义工业化和市场化的理论表达但随着以计算机为核心的技术革命的长足发展工业社会的统治地位已经被后工业社会取代人类社会的理想目标思维方式和知识图景已从宏大叙事转向具体叙事试图从整体上把握社会发展变迁的各种元话语元叙事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根基即失去了合法性正是在这种基本判断的基础上利奥塔以批判的方式开展了对知识的话语和图形的分析

在马尔库塞福柯鲍德里亚等人那里我们也能看到利奥塔这种反对单纯客观描述分析但坚持了批判分析的学术转变也就是说20世纪初开启的从体系构造转向事实分析的学术潮流席卷了20世纪所有学术流派以反传统自居的后现代社会学也没有脱离这一学术潮流只不过后现代社会学坚持的是批判的建构性分析而同他们对立的流派则坚持科学的客观性分析并且后现代社会学也坚持了不再从整体上建构理论体系的原则因此后现代社会学家们没有从整体上对当代人类社会的深刻变革做出系统的理论概括

马尔库塞在20世纪50年代就已经预言人类社会将发生空前深刻的变化爱欲与文明马尔库塞指出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社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物质生活资料匮乏的状态将被改变压抑文明也将随之被非压抑文明替代一个人性得到彻底解放的新时代将会到来虽然马尔库塞率先提出了新文明新社会和新生活必将实现的观点但他的主要注意力还是对资本主义世界异化现象的批判分析而对新社会的产生根据展开形式和基本结构等都没有做出论述

20世纪60年代后期随着以计算机为核心的技术革命迅速展开社会生产力水平空前提高物质财富大幅增长匮乏时代基本结束马尔库塞的预言已经成为事实丹尼尔·贝尔在后工业社会的来临中清楚地描述了这些重要变化并且宣布了作为一种新社会形态的后工业社会已经来临贝尔关于后工业社会来临的论断在西方学术界产生了广泛影响但人们关注的不是后工业社会是一种新社会形态的论断而是其关于产业结构就业结构阶级结构社会中心任务和生活方式等方面的变化的分析在贝尔的观点的基础上关于后工业社会不同层面变化的各种学说不断涌现但从总体上把握后工业社会的性质形式和趋势的论述却不多见

法国社会学家虽然也认识到后工业社会来临是人类社会的一次飞跃但受到后结构主义思潮的影响福柯德里达和鲍德里亚等人都没有从总体上论述后工业社会形态的转变而是分别从知识权力话语实践消费社会和社会生活符号化等方面探讨当代人类社会的变迁他们尖锐地批判了工业社会的压抑原则科学理性的片面独断和控制权力的人性扭曲阐述了很多令世人振聋发聩的崭新观点对于推进当代学术繁荣和理论创新做出了重大贡献但是由于坚持反结构反体系的后结构主义立场这些法国社会学家没有从整体上对当代人类社会变迁做出明确的理论概括

德国社会学家不仅没有像法国社会学家那样坚决地批判结构主义反而注重对社会变迁的一些元理论层面的问题的深入研究哈贝马斯承接马克思没有来得及充分研究的交往行为问题论述了交往行为展开的公共领域在社会系统中的重要地位与作用揭示了公共领域被政治经济体制吞噬导致生活世界殖民化而形成的危害并论述了通过坚持交往理性来促进社会沟通协调人际关系的交谈伦理学哈贝马斯的这些研究正是直面了信息社会最重要的问题———信息沟通他的研究涉及语言符号自我认同表达理解行为模式道德规范等一系列信息沟通中不可回避的问题试图为保证人们社会交往的协调运行提供一套理性原则

利奥塔斥责哈贝马斯在不合时宜地重复德国古典哲学的宏大叙事德里达批判哈贝马斯不顾当代社会走向分化的基本事实试图用抽象教条来重建一去不复返的一统社会其实利奥塔和德里达对哈贝马斯的批评未必符合实际哈贝马斯不过是系统地论述了交往行为及与其相关的社会问题对新社会形态变迁的论述也十分有限

相比之下英国社会学家吉登斯的理论视野要比法国和德国社会学家更开阔一些吉登斯不仅从社会行动社会信任制度关系时空变迁等方面系统论述了社会结构问题而且还从全球化时代的基本事实出发提出社会生活的信息化不仅加快了社会变迁的速度也增加了大量不确定性和社会风险应当重新审视当代人类社会的巨大变化观点显然吉登斯已开始尝试从总体上把握当代社会变迁但由于他未能系统阐明所论述的全球化时代晚期资本主义风险社会反思性社会脱域社会或时空抽离的社会等概念之间的关系以致其论述令人不知究竟哪个概念是对当代社会最恰当的概括

总之上述这些引领了当代社会学学术潮流的社会学家们都已真切感受到并深入阐释了当代社会生活信息化产生的一系列重大问题他们对所关注问题的深入分析为清楚地认识信息社会的到来而产生的深刻变化做出了杰出贡献然而令人遗憾的是20世纪走向分析的学术潮流的推动下社会学家们淡化了从社会形态更迭的角度对当代社会变迁做出总体性的概括这难免令人有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困惑

面对新社会形态的社会学分化

在当代社会学中卡斯特较充分地论述了信息社会是一种有别于工业社会的新社会形态的观点在其代表作信息时代三部曲的第一部网络社会的崛起他开篇就宣布:“公元两千年将届之际一些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转化了人类生活的社会图景以信息技术为中心的技术革命正在加速重造社会的物质基础全世界的经济已然成为全球互赖在易变不定的几何形势系统中引入了经济国家与社会之间关系的新形式。”卡斯特认为信息技术革命同工业革命一样重要它从总体上促使社会结构重构社会的经济政治和文化以及社会生活的各种组织形式都发生了空前深刻的变化他明确地宣布

  我们对横越人类诸活动与经验领域而浮现之社会结构的考察得出一个综合性的结论作为一种历史趋势信息时代的支配性功能与过程日益以网络组织起来网络构建了我们社会的新社会形态而网络化逻辑的扩散实质性地改变了生产经验权力与文化过程的操作和结果

卡斯特像丹尼尔·贝尔一样接受了马克思的观点也是从生产技术的变革出发来研判社会结构的变迁但卡斯特更明确地断定信息技术革命已经催生了一种新社会形态虽然卡斯特常常把新社会形态称为网络社会但他也不断地论及网络社会的实质是信息社会的组织形式或表现形式因为网络不过是信息传递的技术或空间网络社会不过是人们为了交流信息而利用网络技术展开的交往方式所以无论是从网络社会存在的根据还是从其展开的过程看它都是信息社会的表现形式

不过也不能把信息社会与网络社会完全等同起来是否可以做这样一个类比在工业社会人们在工厂中利用机器制造物质产品而在信息社会人们在网络中利用计算机和移动通信工具传递信息也就是说网络相当于工厂计算机和移动通信工具相当于机器而信息则相当于物质产品这种似有简单化之嫌的类比可以相对清楚地说明信息社会与网络社会两个概念之间的关系信息社会侧重说明新社会形态的运行内容而网络社会则侧重说明新社会形态的存在形式简言之二者是内容和形式的关系

全球化社会就是信息社会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事实上没有以计算机为核心的信息技术革命全球化时代的到来是不可能的正是因为信息技术革命不仅世界各国的实体经济被大规模地卷入世界经济体系之中而且实体经济也在各种新媒体技术的支持下通过金融市场实现了信息化符号化甚至虚拟化各种经济体都争先恐后地融入全球经济一体化并且谁也摆脱不了这个以信息化为根基的经济全球化过程经济全球化也必然引起各民族政治生活文化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全球化而经济全球化又以信息化为根基就此而言人类社会生活各种层面的全球化都不过是信息化的展开或结果

至于利奥塔论述的知识图景网络化吉登斯论述的当代社会不确定性和反思性贝克论述的风险社会鲍德里亚论述的消费行为符号化和拟像秩序等都不过是社会生活信息化的表现或结果可以说引领学术新潮的后现代社会学论述的主题都是源于信息技术革命引发的各种重大社会问题后现代社会学面对的是后工业社会以及信息社会后现代社会学阐述的种种超越了现代社会学的思想理论都是对信息社会新现象新问题和新趋势的分析和理解尽管后现代社会学家在专注自己提出的问题时通常淡化了从总体上对信息社会这个新社会形态的理论概括但正是前述一些研究使社会学的触角能够深入到新社会形态的各种构成部分清楚而细致地审视了信息社会的深刻变迁为在总体上把握新社会形态做了不可或缺的充分准备

然而并不是所有当代社会学家都直面了信息社会呈现的新问题仍然有大量社会学研究在承续现代社会学的研究主题和研究方式诸如人口流动社会分层城乡社区贫困群体福利保障等传统社会学话题一般很少涉及社会生活信息化方面的内容这些用传统社会学研究方式延续传统概念框架开展的研究虽然没有聚焦信息社会的前沿问题但不能就此认为他们已经落后于时代因为他们所提出或研究的问题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消除而且诸如贫困和社会保障等问题仍然很严重因此他们的研究不仅有存在的根据而且也是现实社会的需要

这里存在一个如何看待后现代社会学与同时代的现代社会学之间的关系问题现代社会学和后现代社会学都已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坚持现代社会学立场的学者或派别认为自己是社会学的正统而那些改变了现代社会学思维方式和价值追求的各种后现代社会学已经离开了社会学传统成为返回哲学怀抱的社会理论而超越了现代社会学的后现代社会学似乎也赞成这种划分认为自己是同以实证社会学为代表的现代社会学分道扬镳了的社会理论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吉登斯的观点最有代表性他认为现代社会学是以民族国家的现代社会为研究对象的学科而他本人和一些社会学家在全球化时代面对信息社会及其不确定性而阐述的思想理论则是与现代社会学不同的当代社会理论

从很多西方社会学家的思想观点可以看出现代社会学与后现代社会学的关系不仅仅是先后的时间顺序关系更重要的是在现实基础基本立场思维方式概念框架和价值取向等方面都有明确区别的两种学术传统的关系虽然现代社会学与后现代社会学的对立具有学科分化的性质但现代社会学与超越了它的后现代社会学一样都有其存在的基础其原因在于尽管信息社会已经成为不可否认的新社会形态但是工业社会甚至农业社会并没有因为信息社会的生成而结束不仅像18-19世纪工业社会在西方各国先后诞生而农业社会仍然持续地存在一样信息社会在当代世界各国诞生也不意味着工业社会甚至农业社会即将结束而且更重要的是工业社会和农业社会都是以物质生产活动为主要任务的社会而信息社会则是以信息传播为主要任务的社会二者不是相互取代的关系而是互为基础且相互支持的关系因此信息社会的发展不仅不能替代工业社会甚至农业社会反而会促进工业社会和农业社会的发展

如果承认信息社会与工业社会甚至农业社会并存又面临一个如何理解多种社会形态并存的问题对社会形态的划分通常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历史唯物主义以生产关系的性质为标准划分社会形态即经济社会形态一种是以托夫勒为代表的以生产力和技术发展水平以及与之相适应的产业结构为标准划分即技术社会形态依据占统治地位的生产关系的变迁马克思划分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由于某个时代在一个民族占统治地位的生产关系只能是一个所以根据占统治地位生产关系性质做出的这五种社会形态的划分是界限清楚的替代关系但根据产业结构划分出的技术社会形态却不是一种替代关系虽然可以依据何种产业占主体地位而称这个社会是工业社会还是信息社会但却不能说不占主体地位的其他社会被替代了更不能说整个社会都变成了工业社会或信息社会

正像图海纳所论述的那样_代社会是断裂性发展一部分进入信息化过程的社会生活以网络化或全球化的形式展开或发展而与此同时还有一部分被甩在信息化进程之外或拒绝进入信息化社会由此形成了网络化与非网络化全球化与地方化缺场空间与在场空间的对立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当后现代社会学把目光移向信息社会或与信息社会交叉互动和冲突的领域时现代社会学也可以把自己的目光聚集在尚未进入信息化网络化的传统工业社会甚至农业社会的领域这或许就是当代社会学中后现代社会学和现代社会学得以并存的现实基础

 

本文作者刘少杰 大学讲教授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方法研究中心教授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新形势下社会认同的分化与整合研究”(项目号10JJD840004的阶段性成果

 

丹尼尔·贝尔:《后工业社会的来临1976年版前言高铦等译新华出版社1997年版

丹尼尔·贝尔:《后工业社会的来临1976年版前言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602

吉登斯:《社会的构成》,李康李猛译三联书店1998年版35

阿尔温·托夫勒:《第三次浪潮》,朱志焱等译三联书店1984年版44

刘少杰:《网络化时代的社会空间分化与冲突》,《社会学评论2013年第__M.怀特:《分析的时代》,杜任之等译商务印书馆1981年版

利奥塔:《后现代状态———关于知识的报告》,车槿山译三联书店1997年版8086

卡斯特:《网络社会的崛起》,曹荣湘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

卡斯特:《网络社会的崛起》,434

 
  责任编辑:fang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推荐阅读 > 推荐阅读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