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学界人物 > 郭星华 >
  郭星华 “现代乡绅”对城市的启发  
  作者:郭星华    发布时间:2007-06-05   信息来源:社会学视野网  
 

《社区》2004年第24期

中国社会历来城乡有别,但改革开放之前的农村社会组织结构是一种“类单位制”,与城市的“单位制”并无本质上的区别,同样承担政治动员、社会控制、经济生产的功能。在改革开放之后,随着经济生产功能的淡化,基层组织的政治动员、社会控制的功能大大弱化。因此,改革并不仅仅是经济体制的改革,而是意义深远的政治体制改革。
  改革使整个中国的面貌焕然一新。与此同时,基层组织结构与功能的转换,也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公益事业无人过问、居民闲暇生活的单调、社会治安形势严峻、民间纠纷日益增多等等。在“类单位制”条件下,不曾出现或不太严重的社会问题,在今天的农村社会凸显并阻碍了农村社会与经济的发展。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开始成为政府部门与学术机构关注的热点。加强基层组织的建设、强化职能、推动民主化进程等措施,曾经在一些地方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总的来看,严峻的形势并没有得到真正的缓解。问题的实质在于:在“类单位制”解体之后,它曾经承担的功能以什么为载体得以实现?
  江西省的村落社区建设中,发挥“五老”作用的做法,给了我们启示:
  从2003年4月开始,“农村村落社区建设”的试点工作就在江西展开了。它向人们展示了一种全新的解决问题的途径。江西的做法是,以自然村落(一个行政村包含5-10个自然村,村落社区大致上相当于村民小组)为基本单位,将村里的“五老”——老党员、老干部、老教师、老劳模、老复员退伍军人组织起来 ,组成了所谓“一会五站”——志愿者协会、卫生环境监督站、公益事业服务站、社会互助救济站、问题活动联络站、民间纠纷调解站;也有建立“一会六站”的,即再加上“科技信息传递站”。这样,就通过政府的引导,建立起了以“五老”为中心、以“一会五站”为平台的社会网络,承担了发展公益事业、调节社会关系、丰富闲暇生活的社会功能,形成了村落社区自治与互助的格局。从我实地考察、调研的情况来看,效果是十分显著的。
  我认为,江西农村开展的村落社区建设对于重建农村的社会秩序是很有意义的。这些意义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村落社区建设体现了中华传统文化中一些优秀的价值观的回归,如敬老尊贤、尊老爱幼、邻里间的守望相助、互帮互济、扶危帮困等等这些优秀的价值观的回归
  
  在中国传统社会里,中央政权只是延伸到县一级,县以下是一种自治。这种自治是所谓的一种“乡绅社会”,由乡里的一些乡绅,主要是有文化的读书人、解甲归田的将军或卸任还乡的政府官员、教书先生,还有当地的一些有钱的富绅等来实施自治。他们是维护乡绅社会秩序的主要人物,他们无需政权的介入,也不使用强制的方式,他们采用的是传统文化的力量,遵循的是传统文化价值,依靠的是自身的人格魅力。实际上在我国改革开放这么长的时间里,农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呈现出一盘散沙的状态。但是有的村落社区自发地出现了一种现象,就是有一些社会纠纷,比如用地、用水等等社会纠纷,他们不是去找村委会,而是去找当地一些辈分比较高的、办事比较公道的人述说,实际就出现了所谓的这种乡绅,但他们是一种自发的出现。江西有关部门将这种自发的行动变成有组织的引导,把他们组织起来,这就是我们所谓的“五老”。这些“五老”实际上就是现代农村社会的“乡绅”,以他们为中心,以村落社区志愿者协会形式,开展农村社区建设,体现了我国一些优秀的传统价值观的回归。
  我在2001年主持过一项全国性的农村调查,结果表明:农民与他人发生纠纷以后,选择社会网络(包括亲戚、朋友、村干部等)解决的为69.5%,选择政府部门来解决的为15.6%,选择司法部门的比例最少,为14.9%。选择社会网络解决纠纷,不仅是他们的行为习惯,其实也是一种“理性”的选择。因为,选择社会网络解决纠纷,他们对结果的满意率高达73.1%,而选择政府和司法部门解决纠纷的,对结果的满意率只有26.9%。显然,由“现代乡绅”来调解民间纠纷,维持社会秩序,具有成本低、效果好的功效,是值得推广的好事情。
  
  二、村落社区建设增强了社区的认同感、归属感,有利于情感的交流,有利于村落社区的社会控制,有利于社会的稳定
  
  邻里,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叫作“初级社会群体”——由长期面对面互动形成的、具有亲密人际关系的社会群体。初级社会群体,主要包括家庭、邻里、朋友、游戏伙伴等等。由于居住格局发生了变化,邻里关系在城市里大部分实质上已经基本消失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
  邻里关系主要能发挥两个作用:一个是情感交流,一个是社会控制。在农村尽管房子变得更加漂亮了,但是居住格局却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改革开放以后的农村,由于采用独家独户的经营方式,村民之间的情感交流也变少了,农村的社会整合度也大大下降了。江西农村开展村落社区建设实际上就是在恢复被断裂过、正在弱化、正在解体的邻里群体,重建了农村的社会网络,提高了农村社会的整合度。通过村落社区建设,使得邻里之间能守望相助、交流情感、排解纠纷,使村民们在享受现代社会丰富的物质生活的同时,还能感受到浓浓的邻里之情,实在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三、村落社区建设丰富了村民的闲暇生活
  
  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了,并不意味着生活质量就提高了。没有良好的人际关系,没有很好的社会网络,没有丰富的闲暇生活,物质生活再富裕,也只能是孤独的、单调的、乏味的生活。我在江西进行村落社区建设试点的地方看到,村民们过得很快活。他们每天跳跳舞、吹吹号、玩玩牌、聊聊天,有点小矛盾自己就调解了,人与人不再处在隔膜的状态,其乐也融融,这是一种新型的农村生活图景,是一种新型的农村社会秩序。所以我觉得开展村落社区建设,丰富了村民的文化生活,提高了他们文化生活的品质。
  还要说明的一点就是:村委会的地位和作用是由法律规定了的,而所谓“一会五站”只是一种自发成立的、具有民间社团性质的组织,那么,村委会与村落社区、“一会五站”是什么关系?我觉得要走出这样一个误区,就是将村落社区当成一个无所不能、无所不包的东西。实际上它应该是新时期农村文化建设的承担者,而不是政治任务的承担者,也不是经济生产的承担者。不能将村落社区建设的功能泛化,而应单纯化,这样看问题就会看得更清楚些。发展经济虽然重要,但不是村落社区建设的功能,应该由别的部门去承担。如果村落社区建设能担负起重建农村社会秩序的功能,就已经足够了。

 
  责任编辑:hjl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