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学界人物 > 贺雪峰 >
  贺雪峰:家电且慢下乡  
  作者:贺雪峰    发布时间:2010-03-23   信息来源:社会学视野网  
 

家电且慢下乡 

贺雪峰 

贺雪峰:华中科技大学特聘教授、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主要从事乡村治理和乡村建设研究。长期进行农村调查,2002年以来一直主持湖北六村乡村建设实验。

2008
年岁末,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带领师生一行15人在贵州、湖南等地农村进行了半个月的驻村调查。此次调查的重点是农民工返乡的社会适应。贺雪峰调查的是贵州遵义地区的聚合村。聚合村村民约4400人,其中外出务工者占一半,这个比例在贺看来是很高的。外出村民大多在珠三角的生产线上忙碌,余者不是在贵阳城里做买卖,就是去山西等地从事重体力工作。

在调查过程中,贺雪峰留意到经济危机已经侵入到这个偏远的山村:当时距离春节尚有一个月,但外出务工的农民因为工厂清闲甚至倒闭,回乡的脚步比以往更早一些。占村民总数一半的农民工是否会再次选择外出打工,他们之间产生了分化。同时,贺也观察到力度越来越大的家电下乡等政府惠农政策,在农民那里产生了某种影响。

从自己的观察与研究出发,贺雪峰转而对农民未来的收入和消费方式感到一种担忧:农民的收入来源于人生某个固定阶段,没有后续保障,盖房子和娶媳妇的经济支出几乎是他们一生所得。现在国家通过政策补贴希望刺激农村消费,可能会对原本就欠缺理性消费意识的农民产生误导,他们用青春换取的血汗储蓄一旦消耗殆尽,谁会为农民靠天吃饭的余生负责?

消费补贴是在补富人

数字商业时代:最近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指出,现在有超过2000万农民工失业,整个社会都很关注。你当时调查的重点正好是农民工返乡的社会适应,你的结论是什么?

贺雪峰:返乡的情况有两种,一种是春节期间的正常返乡,只不过比往年提前了一点,大部分农民是请假回来,厂里还保留着位置;另外一种就是农民工失业后返乡,这一部分人并不多。两者之间分化很明显:20多岁的年轻人虽然没有找到工作,但还很乐观;真正担忧的是35岁左右的农民,他们一直在犹豫还要不要外出打工。这一部分人年龄比较大,首先遭到工厂淘汰。他们从来就没有认为自己是城里人,早就在盘算究竟再打几年工,金融危机只是提供了一个契机,他们不过是将自己结束打工的计划提前了。

数字商业时代:家电下乡问题你也关注了,你怎么看家电下乡政策的效果?

贺雪峰:政府的政策某种意义上是要改变农民的消费偏好。比如家电下乡的推动,对农民而言本来冰箱可买可不买,但是因为有了补贴,他们就可能买。

我们调查所在地的邻村正在进行新农村建设。政府在某处统一设计和规划了40套房子,如果农民按照要求建房,政府会发放7000元补贴,但要建成符合规格的房子,至少需要15万元。建房的包工头告诉我们,40套房子里有38套都是农民贷款所建。这些房子看上去像小别墅,这么高规格的房子我在聚合村只见到一户农民家里有,邻村村民很大程度上是为了7000块的补贴而建房。这种建房后果很严重:建房之前农民还有几分小康的味道,但现在建房之日就是他们负债之时。房子建好他也没有时间住,还要外出挣钱还贷。

给农民一点小实惠确实能调动起消费的胃口,这也是家电下乡给农民13%补贴的作用所在。但是能买家电、能掏15万元建房的农民都是比较富裕的,我认为这明显是在补富人而不是补穷人

数字商业时代:随着家电下乡等政策的开展,农民的消费习惯会成为一个研究热点。作为研究者,你怎么看农民的消费和消费习惯?

贺雪峰:农民的钱主要是用于人生的必要开支,最大的一笔支出是建房子,如果互相攀比就很糟糕。开封农村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曾修建一批砖瓦房,冬暖夏凉很舒服。但2006年我去调查时发现当地农民正在推倒平房建楼房。有一户甚至为了攒钱盖房而多年不用电,而且,村民都认为这家人很有骨气。建一个楼房要花七八万,然而房子建好后屋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农民仅仅贪图好看就盲目攀比,这样的好看既脱离了他们的收入水平也脱离了实用目的。

农民人生支出的另一大项就是娶媳妇。结婚时冰箱彩电都有,可婚后并不会在家里住多久,夫妻双方还要外出打工。5年之后回家,家电折旧后只有原来一半的价钱。这就形成怪圈:农民消费图面子,出外打工挣彩礼,钱花了东西买了,青春年华也过去了,该享受的却没享受到。这就是消费本身和农村现实之间存在着的巨大差异。这时如果我们还刺激农民的消费恐怕不妥,他们作为弱势群体存在着消费不合理之处,所以我觉得不应该刺激农民消费,而是提倡农民合理消费。

数字商业时代:你所谓的合理消费是什么?

贺雪峰:针对开封农民争相盖楼房的事情,我们就应该提倡另一种消费观:住的舒适实用,这比家徒四壁更体面。让农民花15万去建房子,通过7000块去钓农民15万的,使农民陷入债务困境中,这就是不合理消费。通过13%的家电补贴,让农民图小便宜去买本来并不想买的东西,刺激消费只会让他们更加不理性。

了解农村市场,先看农民怎么挣钱

数字商业时代:你怎么看待农村市场和农民的消费问题?

贺雪峰:刺激农民消费的前提要搞清农民有没有钱,钱从哪里来,这笔钱对农民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观察到的农民收入来源主要有两部分,务农和务工。一个典型的农民家庭一般有三代人,上有50多岁父母务农,中间是30多岁的夫妻外出打工,下面还有子女在家。一个家庭有务工和务农两笔收入,父母、夫妻都能劳动,这是光景最好的时候。再过十年,父母60多岁种地体力不支,夫妻40多岁打工找不到出路,孩子又未成年,这时候农民的人生压力最大,家庭只有务农收入没有现金来源,要靠以前务工积攒的钱补贴家用。只能等到父母去世,孩子成年再外出打工后,这个家庭才能重新有两笔收入。

因此对农民来说,真正有收入、能储蓄的时间是在人生某一阶段实现的,往往集中在年轻时打工赚的那一点钱上,这和在城里工作的人不一样。现在通过改变农民消费偏好把这笔钱用掉,会给农民今后生活带来负担,因为这笔钱要解决很多人生任务:养老,赡养父母,子女婚嫁等等。钱一旦用光,农民就没有再获得收入的能力了。

数字商业时代:你所调查村子的生活水平在贵州当地属于什么程度?2008年的人均年收入是多少?

贺雪峰:应该算中等水平,遵义算是贵州经济比较好的地区。2008年村子里人均年收入约3000元,这是不错的了,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也就4761元。一个农村家庭一年能存下来5000块钱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基本情况都是略有存款。

数字商业时代:你对家电下乡政策有何评价?

贺雪峰:作用不大,而且我觉得这可能会助长农民更多的不良消费倾向。即使把农民的钱袋子掏空了,也不能解决落后生产线闲置的问题。每一次遇到经济危机都想到农民的钱袋子,为什么产业结构不升级?国家有钱应该补贴到战略产业上,而不是补贴那些落后的生产力,这也是我反对家电下乡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另外,由于农业产值只占国民生产总值的不到13%,分摊到9亿农民头上更加微不足道。现在外需不足的时候,连外出务工的机会也不由农民决定。从这个意义上看,我觉得不是要补贴农民消费而是要引导农民的合理消费,这是解决农民问题增加农民福利的最大智慧。

 

                                              责任编辑:dewly

 
  责任编辑:dewly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