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搜索 高级搜索
      “2016年中国社会发展高层论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背景下的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协调发展”邀请函 《社会建设》杂志征稿启事
首页
悼念郑杭生先生
社会学动态
新闻消息
公告启事
  学术沙龙
升学留学
招聘信息
社会学研究
推荐阅读
学术专题
  学界人物
论文辑览
书刊推介
社会学评论
佳作评介
  社会评论
课堂内外
教学信息
电子课堂
课外辅导
电子资源
毕业论文
调查数据
网上调查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
北京郑杭生社会发展基金会
中国综合社会调查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
社会学网站链接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学术热点 > 学术热点列表 >
  吴忠民:以人为本的三层含义缺一不可  
  作者:吴忠民    发布时间:2007-03-22   信息来源:  
 

现在,人们越来越形成一种共识:发展应当是以人为本的发展。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在中国社会当中越来越深入人心,并对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健康推进产生越来越重要的积极影响。不过,应当看到的是,以人为本的理念实际上有三层含义。对于其中任何一项含义的忽视,均会对社会经济的发展产生不利的误导效应,使从而不利于和谐社会的构建。

以人为本的第一层含义是,发展应当是以人为本的发展,而不应当是以物或以经济为本的发展。

不能否认的是,长期以来中国十分热衷于追求高速度的发展,而且主要是在追求经济的高速度增长。人们往往把发展问题归于一个经济发展的速度问题,进而又将衡量发展成功与否的尺度也归于一个经济发展的高速度问题,亦即 GDP 的高增长率。人们简单地以为,经济增长是社会进步的自然推动力,只要把经济搞好,其他方面就会自然而然地得到进步。换句话讲,要想使整个社会尽快改变面貌,就必须追求高速度的经济增长。在这种观念的影响之下,这些年来中国经济一直保持着一种高速增长的态势。有时,即便是客观的现实迫使经济发展的速度降了下来,但人们对于经济高增长的情结依然是根深蒂固。其结果是,高速的经济增长虽然带来了高速的财富积累,但同时也带来了许多的负面效应,比如,造成了人类生活所必须依赖的生态环境的明显破坏。根据中国科学院专家的研究报告,中国的水土流失面积已达到 367 万平方公里;沙漠化面积在 50-70 年代每年为 1560 平方公里,至 80 年代为每年 2100 平方公里, 90 年代更上升至每年 2460 平方公里,有 4 亿人依然笼罩在沙漠化的的阴影之中。我国已有 15%-20% 的动植物种受到威胁,高于世界 10%-15% 的平均水平。 1986 年全国生态破坏所造成的直接和间接的经济损失为 831.4 亿元, 1994 年则上升至 4201.6 亿元。发展的现实情况提醒人们:只有以人为本位的发展方是正确与合理的发展。只有以人为本位,方可解决发展的最终目的这一根本性的问题。发展的最终目的在于满足人们各种层次的需要。就此而言,追求发达的经济只是手段性的东西。经济是为人服务的,不能只是见物不见人。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以人为本位的发展并不意味着要否定经济问题的重要性,其要旨在于消除经济发展的被动自发性,确立起人对经济的主体性地位,使经济的发展更富有合理性、更具有效应性,使经济更能为人所用、更有利于基本民生状况的改善,进而使整个发展过程正常展开。

以人为本的第二层含义是,发展应当是以绝大多数人为本的发展,而不应当是以少数人为本的发展。

社会发展的成果对于绝大多数社会成员来说应当具有共享的性质,即:随着社会发展进程的推进,每个社会成员的尊严应当相应地更加得到保证,每个社会成员的潜能应当相应地不断得以地开发,每个社会成员的基本需求应当相应地持续不断地得以满足、其生活水准应当相应地得以不断的提高。正如恩格斯所说的那样,应当“结束牺牲一些人的利益来满足另一些人的需要的情况;”使“所有人共同享受大家创造出来的福利,”“使社会全体成员的才能得到全面的发展。”(《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 1 卷第 243 页)相反,如果随着社会发展进程的推进,社会财富越来越集中在少数社会群体少数社会成员一方,那么就说明社会发展的成果只是为少数社会群体少数人所享用。这样的发展不可能是真正的发展,而只能是畸形化的发展。“如果导致两极分化,改革就算失败了。”(《邓小平文选》第 3 卷第 139 页)

社会成员共享社会发展的成果,既是现代社会文明的标志,也是现代化进程中的客观需要。当一个社会尚不具备必要的条件,这时如果强调“人人共享”的事情,那就说明这个社会的“大脑”出现了诸如过于理想化甚至是幻觉化的问题。相反,如果一个社会具备了或部分具备了必要的条件,并且有着这一方面的要求却不将共享问题予以实施或部分地予以实施,那就说明这个社会的运行机制出现了问题。

邓小平极为重视贫富差距过大等问题。从《邓小平年谱》中可以发现,邓小平退休以后的几年,对于这一类的问题越来越关注。比如, 1990 年他指出,“我们是允许存在差别的。像过去那样搞平均主义,也发展不了经济。但是,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必须搞共同富裕。我们要的是共同富裕,这样社会就稳定了。”“中国情况是非常特殊的,即使百分之五十一的人先富裕起来了,还有百分之四十九,也就是六亿多人仍处于贫困之中,也不会有稳定。”(《邓小平年谱》第 1312 页) 1993 年邓小平在同自己的弟弟谈话时表现一种很深的忧虑,他指出,“少部分人获得那么多财富,大多数人没有,这样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出问题。分配不公,会导致两极分化,到一定时候问题就会出来。这个问题要解决。过去我们讲发展。现在看,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要利用各种手段、各种方法、各种方案来解决这些问题。”(《邓小平年谱》第 1364 页)值得注意的是,邓小平并没有把这些问题的解决放到遥远的未来,而是有着一个明确的时间表,也就是在 20 世纪末的时候就应当重点考虑这一问题。当我们引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名言时,切切不可忘记邓小平同志在其著名的南方谈话中所说的另一个与之相辅相成的、极为重要的战略构想,否则就会陷入以偏概全的误区。就贫富差距的过分悬殊问题,邓小平同志指出,“什么时候突出地提出和解决这个问题,在什么基础上提出和解决这个问题,要研究。可以设想,在本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的时候,就要突出地提出和解决这个问题。”(《邓小平文选》第 3 卷第 374 页)

我们在改革与发展中,要考虑广大人民群众的承受力,这是毫无疑问的。现代化建设固然需要社会成员付出一定的代价,但是这种代价不应超过一定的限度。反思这些年的一些做法,我们在考虑改革与发展的问题时,往往容易走入一个误区,也就是过多地考虑社会成员的承受力。这种做法是很不全面的,过于功利化,立足点有问题。在某个特殊的时期,这种立足点还有一定的策略意义,但无论如何不应当长久。我们应当想方设法地多考虑如何使社会成员普遍受益、共同享受社会发展成果的问题。不能将社会成员视为被动之物,不能总是立足于让社会成员承受些什么,而是应当立足于让民众不断地获得些什么。改革开放 20 多年了,我们应该考虑让广大的民众普遍地享受到社会发展的成果,而且,国家已经初步具备了这个能力。只有坚持以绝大多数人为本的发展,才能使人民群众积极地认同改革、认同发展,才能使改革和发展成为中国社会各个阶层的共同事业,才能为构建和谐社会奠定坚实而广泛的社会共识,从而实现社会的安全运行和健康发展;才能最大限度地扩大内需,才能最大限度地开发以人力资源、智力资源为主要内容的社会资源,从而为发展提供一种持久有效的推动力量。

以人为本的第三层含义是,发展应当是以无数个具有平等权利的个体人为本的发展。

社会发展不仅仅应当是以大多数人为本位的发展,而且,社会发展应当是以无数个个体人为本位的发展。以人为本只有落实到个体人那里,才具有真实的意义。恩格斯指出,“一切人,或至少是一个国家的一切公民,或一个社会的一切成员,都应当有平等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 3 卷第 444 页)也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国家尊重与保障人权”。

在现代社会,社会是由无数个具有平等权利的个体人所构成的。一个社会如果漠视个体人的基本权利,那么就不可能做到以人为本。个人对于社会整体来说,具有前提性的意义。“对于各个个人来说,出发点总是他们自己,当然是在一定历史条件和关系中的个人,而不是思想家们所理解的‘纯粹的’个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3 卷第 86 页)个体人的基本特征在于“自我意识”的具备和基本权利的拥有。个体人的自我意识主要表现在独立的自我选择意识和自我的责任能力,个体人的基本权利则表现在平等的公民权等多个方面。自然,每一个社会成员对于社会也是有义务的,只不过这种义务与权利应当是对称的,而不是单方面的。

国家和集体之所以有存在的价值,就在于它能够对每一个社会成员的平等权利和合理利益提供必要的保护,即:尊重与保障每一个社会成员的基本权利。否则,国家和集体便没有了意义,其存在的正当性理由便会受到损害。显然,如果没有这一条的话,那么,以人为本的理念就难以同形形色色的平均主义真正地区分开来。历史的经验证明,正是在这样一个问题上,常常容易出现有害的情形。

如果一个社会只是笼统地讲以社会整体为本,而只是将个体人公正对待问题作为顺带的、次要的、附属的事情,那么,这样的以人为本只能是一种“抽象的”、表面意义上的以人为本,有违以人为本的初衷,因而不可能具有实际的意义。中国改革开放以前 30 年的情形就很能说明问题。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时代,由于对个体人意义的忽视,由于对社会成员的平等公民权(自然人基本权利)的漠视,由于强调每个社会成员都具有较强的对于阶级的人身依附性,从而使每一个社会成员都分别隶属于不同的阶级。而在高扬阶级意识的年代,阶级与阶级之间又不可能是平等的,所以,在当时的中国社会不可能形成对于全体社会成员、对于每个个体人来说具有普遍的、平等的对待。建国 30 年间中国一直没能够制定出同每个社会成员息息相关完整的《民法典》(民法体系),便是明证。既然如此,那么,社会成员作为公民来说的许多基本权利和基本权益也就不可能得到有效的法律保护,真正意义上的以人为本问题也就无从谈起,同时,社会也就由此而丧失了活力。

更为严重的是,如果只是笼统地强调以社会整体为本而忽略了个体人基本权利的极端重要性,便有可能形成一种极端性的有害导向,即:形成类似于“集体的事再小也是最大的事,个人的事再大也是最小的事”、“狠斗私字一闪念”的偏执观念。一旦如此,就很容易出现多数人左右一切,随时有可能以国家和集体的名义,或者是以多数人利益的名义来牺牲少数人合理利益的情形。在这方面,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雅各宾派的所作所为以及中国的“文化大革命”都是典型的事例。在一个社会当中,一个人的合理利益如果无故被损害,而且这种损害是经常发生的,那么,就意味着大多数个体人的合理利益都有可能被无故损害,意味着大多数社会成员的前景都具有一种不确定性,于是,整体上的以人为本便成为不可能之事。

具体到中国社会经济的健康来说,以人为本的三层含义有着至关重要的现实意义。以人为本的第一层含义有助于解决盲目追求 GDP 的非科学的发展观问题;以人为本的第二层含义有助于多数人分享不到社会经济发展成果的问题;以人为本的第三层含义则有助于解决防止平均主义抬头有可能抬头以及公权不恰当扩张等诸多不利的情形。

近年来,中国在以人为本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在不少方面仍需要作进一步的努力。其大致状况是:现在第一层面上的问题即发展应当以人为本而不是以经济为本的问题已经开始得到明显重视、就整体而言正处在予以系统解决的状态;第二层面上的问题即发展应当是以大多数人为本的发展问题开始受到重视,进展明显;但第三层面上的问题即发展应当是以无数个个体人为本的发展问题,只是处在刚刚开始引起关注的阶段,尚有较大的努力空间。

 
  责任编辑:hjl  
 
现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有评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首页 > 社会学研究 > 学术热点 > 学术热点列表 >
Copyright © 2007-2014 Sociology Perspe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社会学视野网】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联系我们 sociologyol@163.com
京ICP备09028113号